• 步履不停

    我的20岁即将结束,我写了十几年自己的名字,却也很难弄清楚它所指代的那个人,只能在片段里找寻蛛丝马迹,来尽量描绘一个半完整的自己——毕竟我还想多...

  • 胃从来都是最诚实, 又是最容易满足的, 哪怕味蕾对刺激再怎么狂热。 深秋飘雨的季节里, 一碗冒着水蒸汽的细软懦面, 和温暖的棉质睡衣多搭配。 然...

  • 画纸

    白秋 08月07日22:09 这个世界,被鸡毛和蒜皮填满了,酒精和尼古丁制 造出一个个幻象,死亡和鲜血在飞沫中被反复咀嚼, 剩下一地碎骨。 如果...

  • 笔下的大家与大家

    编辑笔下的人物们,生死由着他,由着故事,甚至由着读者。 而大家,呼吸着的生命体,大家的生死又由着谁呢?仿佛生命从来不曾属于过自己,某一瞬间的暂停...

  • 躁与冷

    如果一只蚂蚁走失了,它的家人会哭吗?——休息时一只蚂蚁在我的迷彩服上迷了路,于是我这样想到。蚂蚁的家族那么大,丢了一两只成员大家会去找吗?那如果...

  • 我清楚的知晓,我的目光并不善良。

    如我是一粒灰尘,那么跨越地面上的一条蛇形缝隙需要多久? 教学楼墙体的裂纹分布的均匀,侧面的柱子让人联想到奶油蛋糕,加长版。玻璃门印着对面的民居,...

  • 关不住的胡思乱想

    前排的每一个人都有了一个白色的影子,随着眼球移动——就像做过的ps作业。 我感觉到,风从袖口钻进来,于是热气汩汩的往外流走,经过手背,像文火烤猪...

个人先容
天外冒充新生的大三腊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