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拐女人复仇路30

带着周晓兰,几人一同到了警局。

她将自己和蔡明明的那点事全部都供了出来,除了她杀刘芬的事,其他的她全部都说了。

为了向磊的生命安全,周晓兰也不敢在继续藏着掖着,至于蔡明明被抓之后会不会反咬她,她现目前也管不着了。

这时,叶漫被叶安平推着来到警局。

是她要求叶安平一定要带她来的,说是要提供重要线索。

本就是暂予监外实行的状态,她也知道自己活不长了,索性就做点有意义的事。

“五年前,蔡明明是知道我的计划的。”叶漫一字一句的说道。

五年前就在叶漫打完电话之后,紧接着就出去追张扬了。

张扬想跑去跟叶紫通风报信,中途遇到了蔡明明,两人说了几句话,张扬很不高兴的将她甩开。

而后,张扬找到了叶紫,而蔡明明则绕道去了教育机构,穿上了前台的衣服。

有预谋的人,一直都是蔡明明,她参与的这件事,连张扬都不清楚。

在场的所有人,不过都是蔡明明的棋子。

“五年前,蔡明明显然比张扬更早知道我的计划。”叶漫有些头晕,闭着眼睛,嘴唇发白。

“蔡明明那天一定是告诉了张洪,其实我就是她的女儿,张洪刚刚失去张可可悲痛欲绝,在得知了我是她的女儿之后,她一定会帮我顶罪。”叶漫冷冷的笑了起来。

张洪虽然变态到了极点,但作为父亲,他其实是个合格的父亲。

叶漫的妈妈当年如意算盘打错了,牵扯出这么大的一张网。

在场的所有人顿时惊呆了。

叶紫的手有些发抖,“你...”

怕叶漫接受不了打击,她一直瞒着这件事,没想到叶漫还是知道了。

“是她告诉我的。”叶漫指着周晓兰,冷漠的笑着。

没有什么比这更残忍的。

“你在说什么?!”叶安平目瞪口呆,瞬间脸都白了。

看着在场的所有人默不作声,他突然就明白了一切。

叶漫根本就不是她的女儿,全都是假的,叶漫妈妈的自私,造成了他一生的悲剧,造成他和陆萍的嫌隙,甚至造成这个家变得四分五裂。

“原来五年前的事,竟然是你...”叶安平气得手发抖,扬起手却怎么也打不下去。

因为化疗叶漫已经瘦的不成样子,全身上下都没几处人样。

张扬死亡地出现的那枚纽扣,就是蔡明明杀张扬的时候被张扬揪下来的。

叶紫脑海中浮现张扬死亡的尸体鉴定,那份尸检,她看了很多遍。

死前没有任何挣扎的痕迹,甚至没有一点情绪波动。

一定是熟人作案。

蔡明明为什么要杀张扬,剪不断理还乱。

突然间,叶紫有个大胆的猜测,“你们是不是都觉得,蔡明明的矛头是冲着我来的?”

众人不约而同的点头,看似虽然联系不多,但实际上,每一个细节都透出了重点,蔡明明就是冲着叶紫来的。

从一开始的时候向海城就说了,问叶紫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叶紫以为一直是叶漫在搞鬼,现在看来,不过都是蔡明明的一招暗度陈仓。

“那就对了。”叶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五年前张扬死皮赖脸的追着叶紫,一直跟在叶紫的身后,但那个时候叶紫隐约也记得张扬也是很受女人喜欢的。

张扬约她的时候,其中有一次她就看到了张扬拿书时候无意中抽出的一张贺卡,她当时还问了张扬是不是什么追求者送的,张扬仓皇的搪塞了一下,其实当时是怕叶紫会误会。

明明。

明明,蔡明明...

“如果我没猜错,在她知道周晓兰跟大家一起来了警局作证之后,她现在,她现在...”

叶紫猜测,蔡明明一定会躲到一个特别隐秘的地方。

叶紫正想脱口而出,像是回忆起了什么,直直的看着周晓兰。

刚才在周晓兰家中发现了监控,蔡明明不会那么傻乎乎的完全信任周晓兰,那么此刻...

周晓兰被叶紫的眼神看得毛骨悚然。

该死,叶紫该不会是知道了她杀刘芬陷害她的事了吧。

心脏胡乱的开始跳动着,周晓兰突然间抓住了向海城的手。

“你别碰我。”向海城不耐烦的说道,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众人都随着叶紫的眼神盯着周晓兰看。

最后,周晓兰被大家的眼神逼的哭了起来。

“没错,刘芬是我杀的,是我捅死的!”周晓兰抱着头蹲了下来。

“我只是想让你们结不了婚,但我没想到...我真的没想到....”

见到此刻的场面,周晓兰一时心慌,将蔡明明打电话给刘芬告诉叶紫下落,并且让她杀了刘芬这个计划全盘供出。

周晓兰的话再次让大家震惊,尤其震惊的人是叶紫。

她原以为周晓兰只是对向海城爱的太固执了,所以导致最后变得极端,可是没想到周晓兰居然连人也敢杀。

她的手上沾着一个无知老太婆的血。

“是蔡明明让我去做的,我是无辜的。”

“你的手捅死的人,没有无不无辜。”何警官蹙着眉头,上来一位警员就将周晓兰铐上了手铐。

无论幕后主使是谁,关键在于周晓兰是行动者,她既然参与了这件事还下了手杀人,注定跟这件事脱不了关系。

“不关我的事,是蔡明明的计划,我只是被她利用了,我只是被她利用了!”此时此刻,周晓兰知道害怕了,浑身发颤。

求救般的看着所有人,“海城,海城,你救救我,我不能座牢啊!”周晓兰情急之下,将手伸向了向海城,结果却抓了个空。

心像是被撕裂一般,向海城,早就不是她的向海城了。

她早就应该明白这个道理的,向海城,不再是她的向海城了。

“等等...”叶紫走了上前,“其实我刚才想说的是...”

她贴近何警官的耳边,将自己的疑虑说了出来。

周晓兰自然是以为叶紫落井下石,赶紧扯开话题。

“还有,张可可是叶漫让我放在家里的,后来蔡明明趁机从我这里将人带出去杀了,都跟我没有关系,我真的是无辜的!”

叶漫冷笑,这件事她早就告诉过警方了,只是何警官想放长线钓大鱼所以一直才如此不动声色。

没想到周晓兰现在急眼了,谁都想拉下水。

何警官听完叶紫的话之后,叹了一口气,派了警员搜身,最后在周晓兰的身上搜到了窃听器。

蔡明明这个人做事向来小心翼翼,力求将一切做的完美,她不会信任何一个人的话,当然也不会放过任何一颗可以供她利用的棋子。

从她找出窃听器的那一秒,周晓兰直接跪下来了。

完了完了,她刚才所说的一切,蔡明明什么都知道了。

知道一切的蔡明明,还有可能会放过向磊吗,周晓兰头皮发麻,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被带出去的。

头顶嗡嗡嗡一片,周晓兰胃里泛出一阵恶心。

张扬家中,一切如常。

和他临死之前一模一样,一大滩干涸的黑色血迹,霉味弥漫的房间。

蔡明明在一滩血迹上面一边烧纸钱,一边自言自语。

“五年前也就罢了,现在还想跟她再续前缘....”

“你怎么就是个这么轻易会动摇的人。”

“又为什么从来不肯为我动摇一回?”

叶紫装模做样的跟他随便耗一耗,他就觉得叶紫很好,觉得自己亏欠叶紫,就一个劲想着为叶紫翻案。

叶漫那样胁迫他,她那么求,张扬都执意要帮着叶紫还她一个公道。

也不怪她一时失手将张扬杀了,痛苦至今。

当年她哭着求张扬的时候,张扬也没有对她手软过,唯一让张扬没有想到的估计就是她也会动手杀人。

血流不止的那一刻,张扬直勾勾的盯着她眼睛都没有闭上。

蔡明明当时就知道自己完了,自己已经万劫不复了。

擦干了眼泪,往卧室扔了一把火,蔡明明便匆匆的下了楼。

单元门口遇见了吴欣桐,吴欣桐正好上去,跟蔡明明四目相对。

“哟,蔡警官?”吴欣桐嘴角泛出几分笑意,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蔡明明。

她今天没有穿警察的制服,看上去就像个很普通的大学生似的。

想到上次听叶紫说起纽扣的事,吴欣桐心里一上一下的。

再看到蔡明明此刻出现在这里,越来越觉得蔡明明问题很大。

“蔡警官怎么会出现在这儿啊?”吴欣桐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她。

当晚张扬给吴欣桐打电话的时候,其实蔡明明也是在的,所以此刻看到吴欣桐,蔡明明自然有些恍惚,“吴小姐既然有这么多闲暇,不如去把自己的男人抢回来。”

听这么说,吴欣桐脸都白了,“人民警察今天说话怎么夹枪带棍的,跟吃了火药似的,我不过是随便关心的问问,又没惹你。”

近来吴欣桐变得很敏感,她讨厌任何人拿叶紫和向海城说事。

“吴小姐,我做什么不用跟你打报告。”蔡明明代着她笑了笑就要走。

吴欣桐将蔡明明拦住,“你怎么在这,你先跟我说清楚,否则你就别走了。”

蔡明明抬手想将吴欣桐用力推开,缓了缓,道“这个案子不是还没定案,我来取点东西。”

说着将吴欣桐的手拿开,眸色晦暗。

“谁家再烧什么东西。”吴欣桐吸了一口鼻子,只感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很奇怪的味道。

她还想在蔡明明这儿套套话,一回眸只见蔡明明快速的离开。

“蔡警官...你那么急干什么?”

“喂,蔡警官,你该不会是干了什么坏事心虚吧!”

蔡明明没有搭理吴欣桐,自顾自的走在前面,眼下她必须快些离开这里。

吴欣桐冷冷的笑了笑。

这案子都过去这么久了,有利于定案的东西按理说要取早就取完了。

吴欣桐一头雾水的走上楼,刚站到门边的时候,便感觉到门传来的炽热温度。

两层楼不可能有爬楼爬出汗的情况,吴欣桐伸手感受了一下,随后摸了一下防盗门,烫的赶紧的将手缩了回来。

她被烫得脑袋顿时清醒了不少,吴欣桐疼的蹙眉。

望着自己刚才摸门的手指指腹,指纹都烫平了。

这扇门,温度高的过了头。

站在原地,只听见屋里霹雳啪里的响。

里面,里面有火...

不对啊,这么一会儿功夫蔡明明才取完东西,怎么就燃起来了。

吴欣桐脑袋嗡嗡一下,下意识的想到了蔡明明。

她说她来取一点东西,如果是这样的话,办公事理应穿制服才对,而蔡明明是穿着便服来的。

一定是因为那枚纽扣的事,蔡明明狗急跳墙了。

她猛地下楼,只见蔡明明早已不见了踪影。

“蔡明明,你这个杀人凶手!”

“蔡明明,你别想逍遥法外,以为一把火烧了就没事,你做梦!”

蔡明明的行为,一定是心虚,她一定是怕了。

吴欣桐今天其实也是心血来潮的想过来看看,毕竟跟张扬同学一场,还是有同学情谊的。

骂了几句没有回应,吴欣桐一边上楼,跟着迅速打通了叶紫的电话。

“喂,叶紫,我告诉你,蔡明明,我刚才见到蔡明明了,就是之前在警局做笔录的警官,她一把火把张扬家给烧了...”叶漫激动的说道。

“我前脚走她后脚就着火了。”

说着,看着火越来越大,叶漫害怕会伤及无辜。

顾不上再跟叶紫说别的,赶紧挂完电话一边打火警,一边挨家挨户敲门去了。

“欣桐...喂...欣桐....”叶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直到那头传来了一些很细碎的声音,叶紫这才将将话挂了。

叶紫和警察到的时候,消防队正好赶了过来,还好发现及时火势并没有蔓延,要是在晚一会儿,估计整栋楼就要被烧成灰烬了。

大火噼里啪啦的燃烧,将张扬曾经生活过的地方烧的一团乱。

叶紫突然将有种想哭的冲动。

她的拒绝,张扬的死,叶漫的嫉妒,一切的一切,何尝不是一场阴错阳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叶紫抬手,正打算敲门,却发现门根本没有关。 屋子里黑漆漆的一片,借着窗外的月色,隐约能够看到屋里大概的情形。 叶紫...
    五颜故事阅读 110评论 0赞 0
  • 叶漫尸体被雨洗的很干净,随着担架的到来而不见踪影。 雨一直没有停下,地面的血水渐渐地被冲得很淡很淡,直到再也看不见...
    五颜故事阅读 134评论 0赞 0
  • 地面依旧是湿漉漉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温热的潮气。 来电响了很久,向磊才鼓起勇气将电话接下。 “妈...” “磊磊,...
    五颜故事阅读 114评论 0赞 0
  • 纱布一点一点的拆了下来,露出里面愈合的皮肤。 虽已愈合,却也恢复不了以往的状态。 烧伤遍布整只胳膊,叶紫看得心惊胆...
    五颜故事阅读 156评论 0赞 0
  • 叶漫刚回家,正好看见客厅里叶安平正在看资讯。 资讯声让屋子里都热闹了起来。 “好好地世道,真是....”也安平正感...
    五颜故事阅读 200评论 0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