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去真好

你大概不知道我有多庆幸我妈妈没有生一个弟弟。

我生在农村长在农村,身边的所有人都拼命的在劝我妈生第三个孩子,还好我妈拒绝了。

直到现在都有人在我耳边说,你妈妈生你妹妹是为了生个男孩。我拼了命的说明说,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可是他们总是笑得一脸高深莫测,默默的看着我。

那种阴影,你可能懂,也可能不懂。但是确实是我内心的一道伤疤。

我妈可能体会要比我更深一些。身边的好多妇女,连着生三四胎只为了一个男孩的,比比皆是。生不出来非要买一个男孩子的,也大有人在。

我妈当初可能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的吧,准备生第三胎什么的,可能这个念头直到我上大学才刚刚打消。

很庆幸,我没有兄弟。一个男孩会给家里带来多大的负担,我不说你也清楚。而且,等到他成年,我父母已经垂垂老矣,责任还是我的。到那时,看着父母苍老的面容,我又怎么说出不养他的话。

现在我甚至都有些神经敏感,只要我妈一说没儿子什么之类的话,我内心就涌起一阵悲凉。每天嘱咐我,不要远走,不要远嫁。说实话,就算我妈不说,我也不会真正的弃我妈于不顾,可是每次都用这种来要求我,会很反感。

听到网上说这个直男癌那个直女癌,我内心只有呵呵二字。让那些人来我老家看看,有几个不是直X癌!

大清已经亡了这么多年了,他们仍旧活在那个时候,甚至于新一代的我的同龄人们,也是如此。

不由得感叹,从那种地方逃出来真好,真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