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神

?神的力量,来源于人们的信仰。当没有人愿意再真心信仰他们的时候,神就会消亡。

文/尹熙真

(1)

?“仙临村未通路前,曾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小山村。这里山清水秀,民风淳朴。由于深藏高山,生活原始,依赖自然,所以这里自古便流传着许多关于神的传说。其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就是乐善好施的土地婆的故事……”

?“老师,大家不想听这个。”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举着手抗议道,“大家想听一千零一夜里面的故事!”

?其他的同学们开始跟着罗小胖起哄,为了维持秩序,年轻的女老师急忙把手中那本破旧不堪的《仙临传》扔在角落,取出讲台旁书架上的一千零一夜读了起来。其他的同学们聚精会神的听了起来,只有一个叫做齐强的小男孩一脸痛心的看着被丢弃的角落里的书。

?下课后,同学们一窝蜂的拎着书包冲了出去。齐强低着头安静的坐着,等其他同学走光后,他才一瘸一拐的将角落里的书捡起。

?“跟我走吧,我保护你。”齐强小心翼翼的将书装在书包里,朝着村东面那个破败的土地庙走了过去。

?仙临村土地神殿建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后来随着历史的变迁,庙宇无人问津,逐渐破败。齐强天生患有严重的陂脚,从小就没有朋友愿意跟他一起玩。也没有人愿意光顾这个年久失修,摇摇欲坠,充满灰尘和危险的破庙。从此,这便成了齐强一个人的秘密基地。每次来庙里,他都会自己看会儿课外书,累了的时候就和地上一个被摔得已经缺了半边身子的土地婆塑像说话。

?这天,他还没等走到寺庙,就看到一个神色悲伤的陌生老奶奶坐在门口。齐强自知自己有缺陷,不讨人喜欢,便静悄悄的躲在树后,想等老人离开后再进去。没想到老奶奶却弯着腰,径直朝齐强藏身的方向走了过来。

?“出来吧,齐强。”老奶奶伸出手招呼道。齐强扭扭捏捏的从树后探出头,抓着自己的手小声问:“奶奶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的?”

?“你没认出我吗?”老奶奶将手中那个被摔的只剩一半的塑像举在脸旁说,“你看,我就是每天跟你在一起的土地婆啊。”

?齐强抻着脖子仔细的端详了一会儿,发现两个人确实有些相像后开心的抱住了她。

?“哇,你真的是土地婆婆!”齐强看到自己经常说话的塑像朋友活了,兴奋的直晃脑袋。

?“齐强,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老奶奶摸着齐强的头说。

(2)

?“齐强的腿被神仙治好了”的消息在仙临村不胫而走。那几日,齐强的父母特别开心,家里每天挤满了各种各样的人。齐强那段时间除了为大家表演走路、蹦跳,还要给大家一遍一遍的讲述土地婆的神迹故事。

?“我平时放学后总去那个土地神殿玩。然后我在门口遇到了一个老奶奶,她说自己是土地婆,可以治好我的腿,让我像正常人一样行走。然后我回家睡了一觉,第二天起来腿就好了。”齐强像父母教的那样,乐此不疲的把这个故事讲了一遍又一遍。

?一周后,齐强家里的人少了。他奔跑着从家里出来,想像往常一样去土地神殿玩。齐强刚走出胡同口,就碰见了平时连话都不愿意跟自己说的罗小胖和其他几个同学。

?“齐强,我妈让我来找你玩。”带头的罗小胖说着,将一个彩色的棒棒糖塞在了齐强手中。

?齐强小时候没少受这个罗小胖的欺负,他低着头不敢说话,生怕他们又是在戏弄自己。正在齐强犹豫的时候,罗小胖用胖乎乎的小手搂住了齐强的肩膀。

?“你们都过来碰碰他,我妈说了,多跟齐强在一起会被神眷顾,能让人变聪明,长大个,以后还能发财!”罗小胖煞有介事的招呼着其他的小朋友。齐强受宠若惊的在罗小胖的怀里,心里开心极了。

?在小朋友们的拥簇下,容光焕发的齐强再次来到了土地神殿。短短几日,土地神殿已经被彻底翻了新,庙宇上下到处闪着亮堂堂的光,比村长家里还要气派。土地婆的新塑像也比以前大了数十倍,此刻正在庙宇正中央的高台上望着门口香火鼎盛的香炉,微笑着享受着大家的参拜。?

?“齐强你快看,这里有你的名字!”罗小胖大呼小叫着指着寺庙旁的先容石碑说,“仙临村齐强天生患有腿疾,无法正常行走。齐强的母亲心疼儿子,便长期参拜土地婆,定期上香。她们一家的诚心终于感动了土地婆,土地婆彰显神迹,治愈了齐强天生的腿疾……”

?“这个写的不对,我娘根本就没来过土……”齐强还没等说完,就被一个人捂住了嘴。齐强抬头一看,发现自己的父亲不知道什么时候穿上了深蓝色道袍,正一脸不满的看着自己。

?“傻小子,你知不知道在这儿卖香一个月能挣多少钱?上面写什么就是什么,不要跟别人乱说!”齐强的父亲说完狠狠的瞪了齐强一眼,转身继续满脸堆笑的向别人传授拜神心得,推销自己的香。

(3)

?一年后,齐强因为腿疾复发被父亲藏在了田边的一个看守房里。有时候他的母亲还能记得给他送饭,但大多数时候,齐强都是一个人饥寒交迫的等待着。

?“娘,我什么时候能出去啊?”齐强趴在门缝下对来送饭的母亲说。

?“等你腿好了就可以出去了。”齐强的母亲小声说,“儿子,不止我和你的弟弟们,现在全村可都指着你的名声吃饭呢,要是被大家发现你的腿又不好了,就没人来咱们村烧香了!到时候咱们吃什么喝什么!”

?“可是娘,我腿好疼啊。”齐强靠着门,捂着自己的腿小声啜泣了起来。

?“小点声,儿子乖。”齐强的母亲从门缝里递过去了一只细线香,“你求求土地婆,让她再把你的腿治好一次。儿子啊,你别怪妈,要怪就怪这个土地婆吧。妈走了,你慢慢吃。”

?“娘,你忘记把饭给我留下了……娘!”齐强无力的倒在地上喘息了起来,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喊叫了。

?夜渐渐深了,明亮的圆月挂在天上,顺着门缝偷偷照在狭小的柴房里。齐强不知道自己是醒着还是睡着,因为他最近总是迷迷糊糊的,腿也一直疼。他想回家,他想和弟弟们一起坐在热乎的炕上吃香甜的馒头。

?“齐强,齐强!”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齐强勉强的应了一声。

?“我来救你了。”罗小胖用偷来的钥匙打开了房门,他拉起齐强背在背上就开始往外走。

?“你要带我去哪儿啊?”齐强有气无力的说。

?“嘘,别说话!我听你妈跟村长商量说要让你死。然后骗别人说你有佛缘,神仙收你去做童男童女了。”罗小胖背着齐强吃力的边走边说明。

?“死是什么?”齐强搂着罗小胖的脖子天真的说,“不管怎么样,谢谢你能来看我。”

?“这一阵你都没有去上课。刘老师跟大家讲了,人不应该利用朋友,要真心对待朋友。”小胖子一板一眼的说明说,“以前我不该欺负你,对不起。”

?“你的意思是说,我是你的朋友吗?”齐强忐忑不安的等待着罗小胖的回答,看到罗小胖点头后,齐强惨白的脸上涌出了一丝难得的幸福红晕。

?“罗小胖!胆子够大的你!”远处几束光亮照了过来,罗小胖背着齐强踉踉跄跄的跑着,没跑出去多远就被追上了。

?齐强不知道自己是被人推倒的还是自己倒下的,总之,他倒在地上,看到罗小胖被他母亲揪着耳朵带走了。齐强的眼睛被蒙住了,他听到几个人在议论自己的名字,其中有他父亲的声音,有村长的声音,还有几个陌生的声音。他感觉自己的胳膊好像被扎了一下,然后他感觉到自己被母亲抱了起来。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搂了一下母亲的脖子,在母亲的胸前幸福的闭上了眼。

(4)

?齐强成仙的事情越传越神,仙临村土地神殿的名气也越来越大,村里很多老人一夜之间开始会算卦。慕名而来的人络绎不绝,村里修起宽阔的马路,顺势发展起了旅游业。不久,家家户户都盖起了小楼房,开上了小汽车。

?齐强升仙后的每年九月十五,村长都会带着齐强的父母神神秘秘的在庙宇后的石板上烧纸。石板上面,齐强的母亲痛哭流涕着忏悔着;石板下面,齐强的尸骨蜷缩成一团,孤独的躺在阴暗冰冷的地道里。

?“你受苦了。”土地婆心疼的摸着站在一旁默默看着他们的齐强说。

?“奶奶!”齐强拽着土地婆的手请求说,“奶奶你快帮帮我,他们都好几年看不见我了,娘一来这儿就哭,还喊我的名字。还有,罗小胖都长高了,我却还是这么大!这样下去,罗小胖不跟我做朋友了怎么办!”

?土地婆欲言又止的看着齐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齐强啊,你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了。”

?“是因为我成仙了吗?村里的人都说我成仙了,那我现在跟奶奶是一样的神仙了吗?那太好了!”齐强一蹦一跳的说,“那奶奶你快教我怎么帮助别人吧,我要让所有人的愿望都成真,让大家都开开心心的!”

?土地婆看着单纯善良的齐强,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孩子,婆婆要消失了。”

?“为什么?”齐强抓着土地婆的手急切的说,“是你告诉我,神的力量来源于人们的信仰的。你看,现在信仰你的人多么多啊,大家都虔诚的跪在那里拜你呢!”

?“他们拜的不是我,他们拜的是欲望。”土地婆失落的说,“人们来这里,烧香拜佛,无非是想从我这儿得到保佑,让自己的愿望成真。在他们眼里,这只是交换而已。大家神需要的不只是香火,而是真正的信仰。”

?“奶奶,我信仰你,我不会让你消失的。”齐强拍着胸脯说,“我妈妈以前说过,小朋友的心最干净了,我可以把我的心给你。”

?土地婆看着善良的齐强,对自己当初的决定感到悔恨。那时候,她的力量已经弱到要消失了。是齐强纯净的心灵让她重新有了法力,土地婆为了让自己继续活下去,便利用齐强让大家重新来祭拜自己。但她没想到的是,她低估了人性的丑恶,最终害了齐强的性命。

?“齐强,你下辈子想成为什么啊?”

?“下辈子是什么?”

?“下辈子……就是你接下来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这样吗?那当然是做我妈妈的儿子!”

?“齐强,你知道吗……你妈妈对你并不好的。”

?“没有,她对我很好的奶奶。奶奶,我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都想做我妈妈的儿子。”

?土地婆没有再说话,她感觉有温热液体不断的顺着自己苍老的脸颊滑落了下来。她已经几千年没流过眼泪了,她知道,作为一个神仙,眼泪意味着她最后时刻的到来。

?“齐强,奶奶做你最好的朋友好不好?”

?“真的吗?太好了!那奶奶你可以陪我一起玩吗?”

?“嗯,奶奶陪你一起玩。”

?那天晚上,有人说看到齐强和一个老奶奶在草地上追逐玩耍,两个人的笑声那么的纯净。最后,两个人手牵着手望着月亮,像烟雾一样,轻飘飘的,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