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淡风轻喽

老高不见了。

高婶每天吃好早餐,收拾好厨房,就会把房门的锁打开,然后去厨房把那袋垃圾提出来,准备出门扔垃圾,顺便买菜回来。

这是高婶每天的固定动作。

高婶每天的固定动作还有,临出门时都会伸头往房间里瞄一眼,喊一句:“我去买菜啦!”

这一次,她自然也少不了这个动作,但是这次她没有瞄到老高的身影。平时老高吃完早餐都会回房间,坐在他的藤椅子发呆的。

高婶心里一慌,把那袋垃圾往门口一扔,就赶紧进房间去找,老高确实不在房间。

高婶又到旁边的两个房间找,去卫生间找,去阳台找。

住在小城,一般家居都面积比较大,这个套间有160平米呢。

整个屋子找遍了,没有老高的身影。

高婶慌了,赶紧出门追去。出了楼道,看见有一个电梯正往下去,已经快到了一楼。

高婶心里就想,老高肯定就是坐这个电梯下去了。于是赶紧按另一个电梯进去就心里喊到,快点,快点。

偏偏到三楼时电梯停了一下,高婶看看电梯外,又没有人,赶紧关门继续。

下到楼下,高婶在楼前的花园转了一圈,没有见到老高,跑到楼后再看一圈,也没有看见老高。这才紧走慢走往小区大门走去。高婶也是快七十岁的人了,没走几步就喘不过气来。

走到大门往外面两边马路一看,也没看着老高的身影。

这下赶紧跑回头去问大门保安,有没有看见老高出去。

小城的保安自然没有大城市的保安那么严谨,对每个出入的人都会盯着。保安犹豫一下说,好像也没感觉有人出去啊,嗯~我没太注意呢。

高婶又跑出去大门再往左右看,仍然是没见老高的身影。

这下高婶慌了,赶紧又跑回家,给儿子打电话。给大大儿子大高打,给二儿子二高打。无奈大高在省城,二高的城市也离家有三百多公里。

两个儿子在小城算很有出息的,都读了大学在外面有很好的工作,也结婚生子,家庭幸福。

三年前因为老高老年痴呆了,两个儿子感觉两老原来住的单位福利房,在三楼因为没有电梯很不方便,就两兄弟拿出一笔钱在县城最好的小区买了一个大套间。这样两家人节假日回来时住一起,一大家子也很热闹的。

大高二高接了电话就赶紧给在县城的表哥表弟等亲戚打电话,让他们先过来帮忙找人。然后请假往家里赶。

亲戚们来了问了一下情况后,就感紧从小区向四个方向分头去找,先定了个直径三公里的范围。两个小时过后,大家反馈回来的都没有好消息。

于是又开始将范围扩大。

又有人提出看看小区的视频监控。监控上看到老高跑出去后,他开始是直接往大门口走去的,走了一半路,他看见大门犹豫了一下又往回走,拐到小区东面。

小区的东面有一个小门。小门旁边很多绿化树,看到他在门边的绿化树一闪就不见人影了。

大家就断定他出了小门,可以门外没有装监控。

于是大家又派人去派出所报案,查沿路的监控。其他人继续上路找去。

二高是下午一点到家的,大高是下午三点到的。两人回来后问了亲戚朋友寻找的情况后,便又开车出去寻找。

去派出所查监控的没有任何消息,因为小区门口没有监控,出去后不知道老高往什么方向走,要往外围找,一时半会还没有结果。

再说老高,他并没有出小门,他从小门边的绿化丛中走了回去,然后又不会按电梯,便找到旁边的防火楼梯往上走。

老高住的这个楼,在三楼有个平台,平台上是绿化区。

老高出了这个平台,就懵了。他走了一圈又找不到楼梯,这会他也累了,就靠在墙边坐下。

他环四周看看,喃喃自语说,老赵呢,老赵怎么没有来。

以前,晚饭他常常和老赵上那个旧楼房的三楼楼顶抽烟。

他们俩从年轻时就在一个单位,结婚后又分到同一栋楼。后来两人一起退休,刚退休的那几年还常常一起出去旅游,一起打打乒乓球,一起在三楼抽烟。

两家四个老人还常常一起包饺子,老赵包的饺子奇丑无比。高婶是包饺子的高手,高婶常常嚷嚷,走走走,到我家给你们包饺子去。

从三楼楼顶能看到满天繁星,老赵常常对着满天繁星说,这一生没做什么大事,也没做过坏事,顺利祥和,也算安稳。如今退休了,也就云淡风轻喽。

这样的好日子也没几年,老赵就和赵婶进城带孙子去了,从那时起,高婶依然会包饺子,但老高总觉得那饺子没原来的味道了。

老赵和赵婶就在城里带孙子,一带就是八年。

后来,孙子上学了,老赵和赵婶从城里回来了。许多年不见,老高感觉他老了许多,身体也不好。也不敢抽烟了。

他们还常常到三楼楼顶去,不抽烟了,也就是聊聊,老赵依然常常说,云淡风轻喽。

三年后,老赵一场大病,再也能上三楼楼顶了。一年后,老高老年痴呆。

然后儿子就给他们买了新房子,搬离了那栋旧楼房了,老高也再也没有回去三楼楼顶了。

大高二高是在晚上八点多找到老高的,是几个做完作业到三楼平台玩的孩子回来和大人说,三楼闹鬼,他们听到有鬼再唠唠叨叨说话。

于是大人们找到小区群里发的老人走失的消息,找到老高时,他正对着满天繁星不断的说,云淡风轻喽,云淡风轻喽,云淡风轻喽。

图片发自十大正规网站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