憋屈的会议

下午,部门带班领导组织在岗的同事开了一个会,还视频连线了尚在隔离中的部门一把手领导。

会议的议题其实很简单,原本另一组要来轮换接班的同事中有两人不能按时来,其中一人生病住院,另一人上级安排去D校培训。所以,大家目前上班的这一组人必须有两人得留下来继续坚守。

两位部门领导先后绕山绕水地开场白做了很多铺垫,最后才提出希翼大家自告奋勇提出自愿留下,把正常休假的机会留给其他人。

结果,大家都沉默不语,无人自愿。于是,领导又要求大家依次发言,分别说说自己的情况如何?

接下来,我目睹了某些人矫揉造作的近乎表演一样的发言,人性的自私自利在那一瞬间展露无遗。简直难以想象,某些人为了推脱,芝麻大的小事也放大成西瓜大那样说,还不惜眼泪汪汪只差掩面而泣。

轮到我说的时候,我只有简单的一句话,服从命令听从安排。

事实上,我的情况同事们都清楚,其实我比他们大多数人都都更需要轮休。况且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带伤坚持工作,脸上做了手术后的伤口一直未愈,每次换药都要流很多血。

今天早上,单位医院的医生帮我换药后,叮嘱我过几天轮休时务必及时去找做手术的医生复诊。

最后,这次会议无果而散。尽管大部分人牢骚满腹地说了一大堆,还是没有决定出到底留谁。

假如我的身体无恙,其他困难我都能克服,我差点就自告奋勇提出自己留下了。可是,看着某些人虚伪自私的嘴脸,听着那些冷漠的话语,我也不情愿自己提出留下。

但是,作为一名初来乍到的“新鬼”,别人不欺生是不正常的。如果最终领导非要我留下,我也无话可说,只有忍耐和服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