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拐女人复仇路32(完结)

叶漫尸体被雨洗的很干净,随着担架的到来而不见踪影。

雨一直没有停下,地面的血水渐渐地被冲得很淡很淡,直到再也看不见。

白日拉开了帷幕,叶紫模糊的将眼睛睁开。

叶漫跳楼了,这是叶紫醒来后听到的第一个消息。

“叶紫,你别激动....”向海城将她抱住。

叶紫摇了摇头,“会不会是谋杀?”

“会不会是蔡明明越狱了....她...”

向海城将叶紫的头按到自己的怀里,一言不发。

像叶漫那么自私的人,怎么可能选择用自杀终结自己的生命,根本就不可能的,叶紫猛地摇头,“一定有蹊跷。”

“有监控,是她自己跳下去的。”向海城说明道。

叶紫脑袋嗡的一下,早在之前叶漫就半死不活的拉着叶紫的手,她说她再也受不了了。

与其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算了,就算是奇迹来了让她治好了子宫癌,她也会等待着被判刑,说不定下半辈子依旧凄惨的被关在一个小黑屋冰冷的度日。

叶漫对她说了很多,让叶紫印象最深的那句就是。

“姐,我好想,我好想谈一场恋爱。”

“我好想知道被人爱是什么感觉...”

“我没有被人爱过...”

叶紫很想说,你被人爱过。

你妈妈是爱你的,所以才会害怕你跟着张洪这样的父亲过不好日子。

就算结局让人很失望,也不能否定她对你的爱。

这话憋在心里却不敢说。

说出来跟生生的撕开叶漫身上的一层皮并无区别。

叶紫无奈,靠在向海城的怀里,哭了很久很久。

虽然叶漫五年前对叶紫所做的一切一度让她恨得头皮发麻,但之后渐渐地发现,其实叶漫才是当中受害最大的一个。

她所做的这些都是源于妈妈对她说的一个谎言,以及那份作假的dna鉴定。

距离蔡明明纵火,已经过去了一月之久。

出院后,叶紫将两个孩子接到了自己的身边。

孩子是无辜的,尽管是在她毫无意识地时候造下的孽,她也必须对孩子们负责,让孩子们有个健康快乐的童年。

在这个世界上,谁也不是多余的那一个。

向磊将自己以前用过的玩具拿到客厅里分享给两个孩子,叶紫看着他们几个有说有笑的,心里开心极了。

“妈妈,你看这个...”

“哈哈...”

婚礼的时间很快的到了,因为叶漫的事她跟向海城之间根本就没有心情在举办婚礼,但何警官找上了她。

何警官说,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

蔡明明一切都是冲着叶紫来的,那么眼下已经到了这一步,根本不会此放过她。

商议一番,还是如期举行了婚礼,何警官特意在婚礼当中安插了许多眼线。

但蔡明明仿佛提前就看破了这一切,至始至终都没有出现。

让叶紫伤心的不仅仅是蔡明明没有出现,而是吴欣桐也没有出现。

上次分开后,叶紫再也没有见过吴欣桐。

这天,在蒋素芬在再三要求之下,叶紫陪着蒋素芬一起去见了周晓兰。

蒋素芬不停地强调一点,周晓兰的心不坏,她只是被逼的急了,她只是走投无路了。

从蒋素芬的口中,叶紫得知。

周晓兰出生在一个很贫穷的家庭,她刚刚出生不久母亲就去世了,接着又有了后妈,后妈对她很不好。

后来有了弟弟,周晓兰的后妈更是对她非打即骂。

小学毕业那年,周晓兰的父亲的病去世,后妈想将她卖掉,周晓兰在邻居的帮助下逃跑了。

十二岁那年,她就开始到处流浪,在社会上受了很多苦。

她被人骗,被人冷落,被人白眼,被人打,被人轻贱。

她不敢回家,因为她知道回家的下场会更惨。

终于她还是被后妈找到了,后妈让她回家嫁给村里的一个老男人,周晓兰不愿,甚至差点自杀,最后后妈妥协,只要她出去打工能够将弟弟养大,供弟弟念书,就不在逼她。

周晓兰点头,后妈将她带去了兰城一个亲戚那儿,周晓兰像只无头苍蝇在这座大城市里面乱晃。

最后遇到了向海城,还跟向海城有了孩子。

但她仍然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还是要养活弟弟,毅然离开向海城奔向了别的男人。

有一天,弟弟在学校打架别人捅死了,周晓兰几近崩溃,但是开弓已经没了回头箭。

她一步错,步步错。

颠沛流离的,直到现在。

婚后的日期,一切安好。

蒋素芬在厨房做饭,望着客厅里其乐融融的,心里很是高兴。

年纪大了,只想过幸福美满的日子。

蔡明明在判决当天便实行了枪决。

而周晓兰本应该判决故意杀人,却在狱中检查出来作案时有严重的精神病,她是一开始就有轻微的精神病,最后在监狱里变得越来越明显,最终释放转移到精神病治疗。

周晓兰没有人管,也没有什么亲戚朋友之类,一个人孤零零的在精神病院,脑子不清楚,神经失常。

最后发展到了自残的地步。

咬自己,打自己,伤害自己。

起初大家都视而不见。

直到有天周晓兰险些将自己的胳膊剁下来才开始引起大家的注意。

得知此事的向磊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关了一上午,最后终于鼓起勇气找到了叶紫。

“阿姨,我知道我妈对你做了很多不好的事...”

“我知道她不是什么好人。”

“但她是我妈。”

“我有照顾她的义务,现在没有能力管她。”向磊很为难。

但凡自己有能力管周晓兰,他一定会尽到一个做儿子的义务。

尽管他的出现对于周晓兰来说是个意外,他也由衷的感谢周晓兰将他带到了这个世界上来,给予他生命。

让他有一双发现这个美好世界的眼睛,让他能够呼吸到世间的每一口口气,能够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开怀大笑。

叶紫明白向磊的意思,就算周晓兰再不是人,在向磊心里,那也是他妈。

亲情这种东西,说不清,道不明,别的感情都可以找到替代,无论爱情友情,唯独亲情不行。

叶紫找向海城说了好话,向海城点头同意。

她特意去了周晓兰所在的精神病医院看了一眼,周晓兰座在床上,身边堆着许多玩具,朝着玩具大笑,对着毛绒玩具熊说话。

“弟弟...你看姐姐今天好不好看...”

“弟弟...”

“弟弟....”周晓兰温柔的将毛绒玩具抱在怀里,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周晓兰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所以选择出来打工赚钱养活弟弟,遇到了向海城,发生了之后的一系列事。

她的初衷其实都是为了养活那个与她同父异母的弟弟。

为什么她会这样,或许那个弟弟曾带给她无比温暖吧。

静静地观察了周晓兰好一阵子,叶紫意识到都是自己想多了,索性就转身离开了精神病医院。

这里于周晓兰而言,不失为一个好地方。

这天,何警打电话给叶紫。

“叶小姐...”

“叶漫的尸检结果出来了。”

“有什么问题吗?”叶紫眉头微蹙。

叶漫从高处跳楼,尸体早就被摔得四分五裂。

但碍于是刑期犯人,针对她的尸体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是必不可少的。

如果没有问题,何警不会给她打这个电话。

“大家在叶漫的血液中发现了致幻剂。”何警道。

致幻剂,那么就代表,叶漫很有可能是服用了致幻剂才会产生幻觉跳楼。

“麦角酸二乙酰胺。”

最开始鉴定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察觉到,因为这种致幻剂里面似乎加了其他的化学物质掩盖住药性,最终在经过反复的实验之后才将致幻剂这一种类确定下来。

致幻剂是通过注射进入叶漫的身体。

那么是谁借着积极去给叶漫注射,叶紫满头问号。

她找到专门找了监视叶漫在医院行动的警员。

事发后,监视的警员将叶漫监控开始之后的一系列视频都看了一遍。

警员表示并没有发现叶漫有反常的行为。

蔡明明已经枪决,还能有谁去给叶漫下致幻剂。

叶紫去精神病医院找到周晓兰,想要从她身上一探究竟。

但如今的周晓兰,想要从她身上找到一点以前的影子,比登天还难。

客厅,叶紫将头靠在向海城的身上,此刻家里的人都出去了,屋子里就只有他们两人。

向海城将叶紫的下巴微微抬起,“还在想?”

“嗯。”叶紫叹了一口气。

“只要你想知道答案的,我都会去帮你找答案。”向海城浅浅的笑着,在叶紫的嘴唇上亲了一口。

叶紫直接去找了吴欣桐。

上次被蔡明明绕着脖子划了一圈,虽然愈合了,但却留下了浅浅的疤痕,有些狰狞。

吴欣桐将围巾戴好才去给叶紫开门。

座在客厅,吴欣桐给叶紫倒了一杯热水,在叶紫边上坐下,“所以,你怀疑是周晓兰做的?”

“除了她我想不到还有别人。”叶紫叹了一口气,“可我又想不通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吴欣桐笑了笑,端起桌上的热水。

周晓兰都已经成了精神病,就算真的是她做的,恐怕她也忘记了自己为什么要那样做。

“前几天我去张扬住的地方看了一眼。”

叶紫眼神中闪过几分疑惑。

“我发现虽然一场大火燃了那么久,但该在的东西还是在的,只是变成了另外一种形式呈现在我面前。”

“你的意思是....”叶紫眸色幽深。

“蔡明明一把火将张扬住的地方烧毁,本来其实是想烧掉所有的证据,但几天前我去的时候,地板上那摊血迹还是在的,只不过被烧得黑乎乎的黏在地上。”吴欣桐意味深长的看着叶紫。

“所以说,眼下的结果,真的还重要吗?”

叶紫吸了一口气,“万一不是周晓兰做的,而是另有其人,那大家岂不是....”叶紫眉头微蹙。

从最开始将叶漫认定为凶手,在到蔡明明,之后又牵扯出来那么多条人命,一系列事件一想起来,叶紫只觉得头皮发麻。

但随即想到牵扯出来的那些人命,叶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吴欣桐说的对,已经不重要了。

坏人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报应,她想做的都已经做到了,还有了一个幸福的家。

“你有那么爱你的向海城,全心全意对你好的爸爸,还有可爱的孩子,过去的就不要再计较了。”吴欣桐拉着池薇的手,笑脸盈盈的眼眸中渗出眼泪。

叶紫目不转睛的看着吴欣桐,抬手擦了擦自己的眼睛。“欣桐...”

“嗯。”

“大家还能做朋友吗?”叶紫依稀记得吴欣桐对她说不能和她做朋友的时候,她心底的那阵失落感。

之前吴欣桐或多或少对叶紫无法释怀,但经历了上次之后,吴欣桐也明白了许多。

如果一个人在该放手的时候不放手,不该固执的时候一直固执下去,那么也许会变成第二个周晓兰,或者第二个蔡明明。

她显然不想成为那样的人。

“大家...”吴欣桐轻轻地抿着嘴唇,“大家不是一直都是朋友吗?”

嘴上说着不能做朋友,但她还是陪在叶紫的身边,还是在叶紫需要她的时候倾尽一切帮她。

她很努力很努力地做好一个朋友的本分,只是无法克服开口的困难。

那天之后,一切恢复了平静,生活的轨迹按照岁月静好的方向一步一个脚印。

更多精彩故事,移步微信号“五颜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