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都是每个人的命吧

这几天中午我都睡得很熟,反正躺在在床不久就睡熟了,可能这些日子打球的原因吧,打得多,锻炼身体,睡觉入眠也快很多。

今天下雨了,下班后本想去打球的,看到下雨又没有去。

下班了,吕警官来了,吕警官长得胖胖的,大块头,说话的声音也大,像他这样的人是敢作也敢为的人,应该和我的年龄差不多,他有两个儿子,吕警官来了,肯定叫他进来坐一下啊,沏好茶,不一会小祥也来了,然后大家就在聊一下工作,大家都感叹基层的工作不好做,加班了也没有加班费。还是上级的上级的单位好。

在那里聊着聊着,挺无聊的,看到下面没下什么雨了,小祥说:没下雨了,大家又没什么事,去球场打打球吧。

我说:也行,反正是没什么事,去投投篮也好啊。

大家三个人到球场看到球场场地很多水,不适合打球,只能在那里走几圈,说到单位的宿舍楼,都感觉不够大,都觉得面积太小了。

觉得面积太小了,自己就买一个面积大的吧。

回来吃饭,碰到一个刚来的还没有大学毕业的小梁,小梁是个95后,今天还在忙着写论文呢,他是政府那种大学生西部志愿者这种类型的,小梁是一个很谦虚的小伙子,毕竟才刚刚毕业,像他这种西部志愿者或大学生村官服务期满了,有专门的公务员岗位招聘他们,只要他们认真学习和备考总会考上公务员的。觉得他们也挺好的,一毕业就认准了这一条路,总比毕业后盲目的大学生好。

想想自己以前,也不懂,就是那么盲目了,在社会中碰了好壁后才考公务员,考上仿佛又像在打一份工作。

真的如打工一样,只是体面一点稳定一点而已。年轻人不应该只有这一点追求。但每个人每个阶段的想法都不一样。

有时候想想自己如果再年轻多五岁就好了,可能自己也会毫不犹豫地辞职到外面大城市闯荡一番,无论成功与否,自己起码经历过,见识过。如果成功了就更好了,可能就发财了。年薪几十万,可能小县城的公务员那一点工资可能都看不上眼了。

但世界上没有如果,还是好好地过日子,多赚钱。

小梁还是很勤快的,快吃完饭了,他还抢着去洗碗,年轻人不一样,我观察过很多,大学生村官或一些公务雇员,只要踏上体制内这一条路,仿佛就要走下去了,再也走不出来了,有些政府合同工做了好多年,都没有考入体制,还在做,政府合同工工资太低了,如果是我,我就会做了,毕竟没钱太难了。即使我想进入体制,我也会在大城市一边赚钱一边备考公务员,即使好多年后自己没有考上,但我那几年自己也能赚一些钱啊。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有些东西自己不经历过自己不懂,世界是多元化的,只有眼界开阔了,自己选择的路的才会更多。如果去过大城市混过的年轻人可能就不会在体制内这一条路走到黑,毕竟他们的眼界和经历都摆在那里。

一个在大城市的白领月薪领过1万元是不屑于小县城的月薪只有几千元的公务员,我想只少会不屑于政府合同工这些工种,因为一个年轻人,做着政府的合同工,只有2千多元一个月,生活太憋屈,除非是不差钱的主,但不差钱的人,可以有很多方式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的。

可能都是每个人的命吧。年轻人还是多去大城市看看,去那里工作一下,生活一下,体验不一样的生活。

码字不容易,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避风酒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