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洋上的一滴眼泪 | 2019年末 斯里兰卡之旅

导语

Introduction

年底了,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空档,给自己安排了一个“说走就走”的旅行,目的地是心心念念了很久的斯里兰卡。(有钱去马代,没钱去兰卡。)

说到斯里兰卡,很多人对它不熟,算不上旅游胜地,相比泰国每年3000万人次的国内游客量,这里的客流还不到十分之一。


但我很早就知道了这个国家,30年前,我的姑妈就曾旅居于此。当时,从她口中得知的斯里兰卡就是:人懒、国家落后、有宝石。直到现在,我还依稀记得一家人在桌子旁,围观姑妈带回来的宝石的情景。

然而,真正吸引我去斯里兰卡的,是来自书本中的描述。

马可·波罗说:

斯里兰卡,是印度洋上的一滴眼泪。

马克·吐温说:

上帝给了这里一切,除了雪。

LP更给出了四个字的精辟评价:

地小物博。

出行之前

Before Start

两人往返机票含税一共6932元,对于处于旺季且跨越了圣诞节,斯里兰卡航空的这趟直飞票价算是良心了。到了春节,一个人就要5000多,还是需要转机的低价航空。

我发现一件神奇的事,飞往马累(马代)在科伦坡(斯里兰卡)转机的同一趟航班,机票反而比直飞科伦坡更便宜;那么,开个脑洞,我是不是可以买去马累的机票,然后在科伦坡直接出境呢?(哈哈哈哈哈)

机票

斯里兰卡今年发生过爆炸袭击事件,为了吸引中国游客,签证免费可以落地签

我的一位做旅游的学员得知我要去斯里兰卡,帮我免费搞定了签证,只花了几个小时,太高效了,这样省去了我出境时排队办落地签的时间。

签证

行前根本没有时间做攻略,在网上找了一个在当地做旅游的中国人,在他的旅行社选择全程包车自助游。当然,不能忘了出发前,去书店借一本LP“防身”。

在网上订一个移动wifi,在机场取。事实证明虽然到了当地,也时灵时不灵,但却必不可少;和国内好友及包车司机微信联系,全靠它。

再带上3千左右人民币(包车和酒店行程已经付好)和少许美金,备上信用卡和银联卡(被证明没有用到),就出发啦。

准备

行程

On The Way

D1

上海-科伦坡-尼甘布-锡吉里耶

早上5点半,落地科伦坡。第一站先去尼甘布,这里有斯里兰卡最大的鱼市,是摄影最佳的拍摄场地之一。

参观完尼甘布的教堂后,没有去大象孤儿院,而是直奔锡吉里耶,那里有来自公元五世纪的世界学问遗产狮子岩

这个岩石城堡是由迦叶波一世(Kashyapaking)弑父后建造的。它矗立在丛林灌木中,高达 200 米,从顶上望下去,眼前一片翠绿广阔的平原,无比震撼。

可惜天公不作美,雨水时断时续,大家爬山比较辛苦。登顶之时,无限风光在险峰,也算值得了。

D2

锡吉里耶-康提

从横向距离来看,昨天数小时的驱车,已经跨越了半个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面积是上海的10倍,人口却比上海还要少。

康提是锡兰的旧都(类似于我国的西安),市中心有一个非常漂亮的湖,让我一下子想到了杭州的西湖和越南河内的西湖(没错,也叫西湖)。湖四周群山环绕,旧时建筑依山而建。

康提的主要景点是佛牙寺,释迦牟尼的牙骨舍利供奉在这里,是佛教徒心中的圣迹。大家坐飞机来的时候,看到有很多国内信徒都是准备到这里朝拜的。

要注意,进门要赤脚,不能穿短裤,拍照不能拍人。

下午,大家又来到康提皇家植物园,在这里漫步、静坐。傍晚,在半山腰,用拥有强大夜景模式的HUAWEI记录下美丽的康提小镇的夜景。

D3

康提-努沃勒埃利耶

早上,被一阵“怒吼声”惊醒,竟然是两只猴子在阳台,往房间里偷窥。(你瞅啥?瞅你咋滴?)

出发,路过康提大学(被誉为“斯里兰卡的清华”),在开放式校园内一阵摆拍后,直奔高山茶园

路上,风景秀丽,有湖泊,有瀑布,有高山,有茶园,海拔越来越高,气温也越来越凉。

到了茶园,一位黑人小姐姐操着半生熟的中文,带大家参观先容茶叶加工流程,然后请大家免费品茶。

斯里兰卡的锡兰红茶举世闻名,“买买买”之后,驱车直奔努沃勒埃利耶,一个曾经的英国殖民者改造成度假胜地的小镇。

粉红邮局(Pink Post Office)是小镇的网红景点,游客必打卡之处。大家照例在这里买明信片寄回国内(这些年,也攒下了几十张了吧)。

小镇中心有个格雷戈里湖,看着还不错,但进去公园要收个10块钱门票,里面的设施还不如我国80年代的公园,实在乏善可陈。

不过,晚上住的英式小别墅,着实让人惊艳了一把,貌似整栋洋楼就大家一家,工作人员比顾客还多,全方位英式服务啊。

晚上出去散步,气温降了不少,居然穿上了从国内带来的羽绒服。

D4

努沃勒埃利耶-埃拉-雅拉

上午的行程是坐高山火车埃拉,行李放在轿车里,司机自己开车先去终点等大家。

原本以为自己可以享受一段穿行在茶山和密林的旅途,然而真实的情况是,车况堪比我国70年代火车,而大家也提前感受了春运。

大家在拥挤的人群中站了三个半小时才到站,看在车票只要4元钱的份上,下车后补一顿大餐安慰下自己吧。

午餐后的一段插曲,倒是埃拉之行的意外收获。在司机的带路下,大家翻过了一座山,来到了一座石桥旁。石桥坐落于峡谷之中,四周景色绝美,每天多个时段会有火车经过,吸引了很多当地和外地的游客。

火车不出意外的晚点了,正当大家等得不耐烦要离开时,前方一阵骚动,一列火车从山洞里打着汽笛,缓缓开出。

铁轨旁的游客纷纷掏出手机、相机拍照,火车上的人也频频向车外的人挥手致意。

晚上入住雅拉的度假村,第二天要5点起床,就早早休息了。

D5

雅拉-美瑞莎

迎着清晨一道美丽的朝霞,大家直奔斯里兰卡最大的野生动物园:雅拉国家公园

公园具有多样性的生态环境,有潮湿季风林,干燥季风林,半落叶林和热带旱生林,除了森林外,还有草原,海滩,河流,湖泊,沼泽和荒地。

公园内栖息着大量的野生动物,有成群的野象、行踪诡秘的猎豹、正在求偶的孔雀等等。

足足4、5小时,大家的吉普车在这个有“小肯尼亚”之称的地方“一顿操作猛如虎,看到野兽一大堆”。

丛林探险之后,大家依依不舍的离开雅拉,赶往美瑞沙。美瑞沙位于斯里兰卡的南部,是斯里兰卡南部三大海滩之一

它的沙滩细软、自然、纯净,不输于任何一个我曾经去过的沙滩。

行程来到了平安夜,也进入了高潮,酒店搞活动,有唱诗班小朋友表演节目、顾客舞蹈PK,幸运大抽奖。

晚上自助餐很豪华,有龙虾、有火鸡、各种印度料理、日本料理、西式料理。晚餐就在海边,点上小蜡烛,氛围一级棒。

D6

美瑞莎-加勒-科伦坡

出海观鲸,是来斯里兰卡的必游项目,每年12月至次年4月“大蓝鲸”的出没高峰期,“大蓝鲸”是这个地球最大的哺乳动物。

提前做了功课,没有从官方渠道买票,完全一样的项目,两个人足足省下来了5000卢比,又可以吃上一顿大餐了。(快夸我是“省钱小能手”。)

整个行程要3-4小时,一早出海,到了海中央,风浪渐渐大起来,船舶也越来越晃。我眼睁睁看着早餐,不敢吃,因为,我晕船。

旁边几位老外已经吐得七荤八素,我庆幸自己吃了晕船药,忍住了。

直到一只只海豚、鲨鱼、蓝鲸陆续出现在大家面前,所有的不适一扫而空。(可惜的是,这些海洋生物们的照片非常难拍到,只能一饱眼福了。)

回到陆地上,中午的阳光非常灼热,跟几天前在努沃勒埃利耶的天气,完全不能同日而语。最后只好不顾形象,打了赤膊,去吃大餐。

午后,赶紧钻进小车里,空调开到最大,司机开车去加勒,大家就在呼呼大睡。一觉醒来,已经来到了一座临海而建,气势磅礴的古堡前。

加勒古堡是斯里兰卡南部海滨城市,已经被列入世界学问遗产。在荷兰殖民时期,荷兰人在加勒建立了一座占地36万平方米的城堡,标准的欧洲风格。

我一边漫步在古城墙上、老灯塔前,一边连吃3个冰淇凌,想象自己回到几百年前的样子……

最后一站是科伦坡,大家搭乘著名的海上小火车前往。这里是宫崎骏先生动画《千与千寻》中的的场景,很多游客正是为了这如梦如幻的海上火车特地赶来。

可是,谁又知道,在2005年世纪大海啸中,一趟正在行驶的火车当场被海啸吞没,1200名乘客全部葬身。

这趟20分钟行程的车票只要1块钱,而大家上错了车。好在方向没有错,比原定目的地多了一站(大家这趟车不停在原定目的地那站),还多看了几眼窗外的美景。最后,麻烦司机改道来接站,并没有耽误什么事。

D7

科伦坡-上海

大家入住的是一家五星级酒店,进门要严格安检,因为斯里兰卡的“猛虎组织”曾犯下多起恐怖袭击事件。

这里的圣诞节是全国放假的,和国内不同,商场都不营业了,显得很萧条。

跟一个当地人来到一个商场,只有底层的大排档是开门的,而且人潮汹涌,一座难求。

看了下当地的餐饮价格,并不便宜。回想这一路经过的种种,由衷感受到,很多东西还是国内好。(出了国,更爱国,就是这个道理。)

科伦坡被誉为“东方的十字路口”,以宝石和香料著称,而大家已没有时间探索。

站在酒店顶楼,鸟瞰整个科伦坡市貌,一副方兴未艾的景象,像极了一些十几年前的国内城市。

当地人自豪的指着远处的填海工程说:那是中国人帮忙造的,未来将是第二个迪拜的帆船酒店,五年后的科伦坡将会大不一样。

后记

End

旅行的结束,才是读书的开始。

在返回上海的航班上,我开始认真翻阅起那本LP《斯里兰卡》,将自己这次的行程和书中的描述一一对应,更深度的去了解斯里兰卡的地理、历史、人文……

此时,这段旅程仿佛才刚刚开始。这也许就是读书人的乐趣吧。

而读书,又能成就下一段旅行的开始。

下一站,我又将去哪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