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样一个人

2020,庚子已到,举国同庆农历新年。

帷幕刚刚拉开,一种叫新冠的病毒悄然登场,横扫全球。

在我国,往年农村走街串巷拜年的情景不见了,城里人逛街逛超市的也是寥若晨星。

人们都到哪里去了呢?

男女老少都猫在家里,整天都在关注
媒体。

感染,隔离,确诊,死亡的词汇铺天盖地,是媒体中使用频率最高的几个。

一时间,轻松愉快的春节,气氛骤然紧张,人们的脸上平添了几分焦躁和不安。

武汉,这个英雄的城市,很快成为了全国疫情的重灾区,成为了举国关注的焦点。

疫情就是命令。

中央一声令下,空中和陆地驰援武汉的医疗物资和医务人员,从全国各地蜂拥而至,一场全民联防联控,保卫武汉的战疫全面打响。

国家有难,责无旁贷。

我有个初中同学的女儿是一名当地县级市医院的感染科护士,是一个孩子的母亲。

当她第一时间听到医院要求报名时,二话没说,主动清缨,正式加入了这支浩浩荡荡的医护队伍。

她在报名前,心里十分清楚,这次支援武汉,不是一般的救死扶伤,而是一次风险极高的生死争夺战。

患病多年的父亲,得知女儿已经到达武汉,心里感到十分不安。他在老伴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得走到窗前,向遥远的武汉深情的眺望,心中黙黙地为女儿祈祷,希翼她能早日凯旋,回到她父母身边。

女儿临走前,没敢告诉父母,怕父母为她担心。

这也是让女儿来到武汉后最纠结的地方。

她到武汉定点医院后,在当地指挥部的统一安排下,跟同伴们一起在雷神山医院工作。

雷神山医院是刚刚竣工不久的新建医院。医院里都是武汉市内的确诊患者,年龄大的有九十多岁,年龄小的有二三十岁。

她每天工作时间全副武装,穿着密不透气的防护服,戴着医口罩,困了就地休息,饿了吃点儿盒饭,为了减少上厕所的次数,尽量不喝水。艰苦而繁重的工作,让她更加对护士这个职业感到无限的光荣。

当她看到患者陆陆续续走出病房,用鲜花和微笑对自己表达感谢之时,她的心里就有一种无比的自豪和成就感。

她在武汉工作的三个多月的时间里,起早贪黑,有时累得连打个电话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无心去做,抓紧一切时间休,把全部精力放在了救治患者身上。

一天晚上,已是凌晨一点,她从恶梦中惊醒。

她在梦中看到了病在床上多年的父亲,睁开双眼,用有气无力的微弱声音,一次又一次地呼唤自己的乳名,她痛哭流涕,为自己不能在父亲需要的时候守护在身边,深感愧疚。

当她从梦中醒来时发现,泪水从脸颊涌出,打湿了枕巾。

第二天起床后,她马上给父亲打个视频,父亲见到女儿脸上被口罩和防护服勒出一道道沟痕,疼在心上,强忍着泪水,对女儿说:爸爸没事,你要保护好你自己。

女儿听到爸爸的回话,哽咽地说:爸爸你放心吧,等我完成任务,立即就回去看你。

这时,守候在她父亲身边的母亲接过电话:闺女,你不用惦记家,有妈在,你就放心吧!

嗯,妈妈你辛苦了!女儿回敬道。

好了,你爸该吃药了。

挂断电话后,父母家的窗台上已爬上了一缕阳光,照在长寿花上,喜盈盈的,这是女儿临去武汉前为父母专门在花市购买的。

四月中旬,女儿带着对武汉的依依不舍和全体武人民的深情厚意,乘坐专机返回,在市公安警车护卫下,安全回到家乡,回到了阔别三个多月的同志们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