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

8月27日,去中医医院看这三个月来第四次住院的姥姥。这个九十四岁高龄的老人,在半年前身子骨还非常硬朗完全自理,然而仅仅过了半年,三叉神经、肠胃内出血、心脏病、结石,纷至沓来。全面的击垮了这个一向坚强可敬的老人。

这天是个雨天,从前半夜开始,一直下到这天的半夜。医院的住院楼安安静静的,几乎不闻人语声。初秋的雨似乎要冷彻人的肺腑,当我走进病房时,看到老人瘦削的面容时,心也冷了。

轻声叫一句姥姥,老人却已经没办法像我小时候那样响亮的回叫我一声“二闺女!”。她微微睁了眼睛,喉中带着痰音,说一句:“你妈妈好吗,”顿了顿,说,“别让她来回跑,她身体不好。”我答,“我妈倒是想来啊,您放心,我会照顾好的。”于是老人闭了眼,在床上安静的躺着。

然而隐隐的,被子下却在动——到现在她仍不愿意麻烦儿女,明明肚子很疼却偏不让别人帮忙来给她揉一下。我搓搓冰凉的手,姥姥,舅妈去叫大夫给您打针了,要先揉揉哦,我来吧,会快一点。于是姥姥才听话松了手。

肚脐上方有很大一个肿块,肚脐左边有很多小颗粒,小腹也痛。两只手仿佛不够用,不敢使劲,又怕太轻了没办法缓解。

这样站在床边猫着腰低着头,眼泪简直要要控出来了。幸好姥姥闭着眼睛,我的眼眶热热的总也冷不下来,大人们都和她说,就是肠子里有气排不出来,没别的大事。

可是我知道,一个母亲,一个活了将近一个世纪的老妈妈,如何看不出儿女拙劣的谎言。然而她从不说什么,她只知道让小女儿(我母亲)好好养身体,不要累着。让小儿子好好忙事业,不要太惦记。不放心小四辈也不放心小五辈,盼望能看到我结婚,希翼一大家人永远在一起,谁也不能和谁闹别扭。这世上没有什么让她留恋的,只余了挂念。

老人虔诚信佛已二十余年,她从不向佛祖祈求自己可以如何如何,完全如佛教的回向所说: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

只愿儿女平安,只愿邻里和睦,只愿世上无疾苦。看穿凡尘的她,果真有一副大慈大悲的菩萨心肠。

我宁信世上真有因果报应,姥姥便是来渡她周围人的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