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挖律师行业“鲜为人知”的另一面

近日,律师圈有则资讯比较火爆,情况大致如下:小张系广州某律所的实习生,经过近两年的漫长实习培训期之后,顺利通过广州律协的实习考核,有望正式成为一名执业律师。于是,小张向其实习所在律所提出了离职申请,但该申请遭到了该所王律师的强烈反对,王律师是小张实习期间的引导老师即老板,其理由为小张在入职之初曾承诺在律所工作三年,在小张实习期间,自己为培养、提升小张的执业技能耗费了较大时间精力,在其参加律协培训的一个月期间,仍正常支付工资,现在小张单方提出离职申请,有违诚实信用原则。双方经过多次协商未果,矛盾进一步激化,最终小张向当地劳动人事仲裁委会提出仲裁申请,双方对簿公堂,仲裁委尚未作出仲裁裁决,该律所至今仍未给其办理离职手续,并且在官网公众号上发布声明:“小张为其职员,不能从事非该律所安排的任何法律服务性质的工作,否则由此产生的纠纷由安排工作的单位和个人以及小张个人负责。”目前,小张因为此事的负面影响,而陷入无收入无工作的艰难境地。

说到此,不免引起行外人士的一篇唏嘘,实则是有点狗血,然而这种事在律师圈内可以说是司空见惯,其原因是多方面的。了解律师行业的朋友都知道,在通过天下第一大考”司法考试“(现改称为”法律职业资格考试“)之后,要想成为一名正式的律师,你还需要顺利入职一家律所,在律所实习期间,通过向当地律协申请实习、实习培训、笔试、申请面试、面试考核、申请执业等一系列程序之后,才可能顺利拿到律师执业证,其过程之艰难、程序之繁琐可想而知。

首先,从找到心仪的实习律所说起。我国的执业律师今年已经突破四十万大关,据司法部计划,在未来两年内,将迈入六十万大关。的确,我国的法治化建设之路离不开律师行业的推动,然而这里却存在一个逻辑误区,即律师行业目前并非推动法治化建设的根本动力,在中国官本位思想严重、情理远重于法理、裙带关系根深蒂固的大环境下,律师队伍能够发挥的力量极其有限,单就司法环境走在前列的北上广深而言,大部分客户在处理问题上,其首选目标是找关系尤其是政府资源,即使最后万不得已聘请了律师,又存在付费意识不强的问题。据统计,中国律师行业GDP总值约为万分之六,行业收入占GDP比例仅为美国美国1%,而在行业内,又存在严重的”二八定律“问题,甚至说”一九定律“都不为过,所谓电视剧里高大上、受人尊崇的大律师,只有行内最顶尖的那百分之十几左右,绝大部分律师还是奔波在寻找案源的路上,这还是走在司法改革前沿的北上广深。由于案源不稳定、创收不高,出于节省开支的角度考虑,聘请一名实习律师,不仅意味着多了一笔开支,另外,由于刚出道的年轻律师大部分存在实践操作技能缺乏、基本功不扎实等问题,这也意味着引导老师需要耗费较大精力引导、培养他们,因此,绝大部分律师聘请律师助理的意愿并不强烈,即使聘请,也更倾向于聘请具有一两年同行经验的工编辑。另外,由于法律职业资格考试的门槛较低,或许不满于工作现状亦或是受到影片电视情节的渲染,每年都会存在大量非法学人士顺利通过司法考试,加入实习律师队伍,这进一步加大了实习律师的队伍基数。所以说,找到一家律所就已经够艰难了,要想找到一家心仪的律所,那更是难上加难,这也无形中拉低了实习律师的职场地位,提高了律所选人标准。据统计,大部分一线城市实习律师的实习工资平均约为三、四千,八千、一万甚至更高的工作机会,只有少部分工作经验丰富、综合能力较突出或学历背景极佳的幸运儿能够得以垂青。更有甚者,部分实习律师需要通过向律所缴纳管理费或者挂靠费等方式,才能够得到实习机会。上述情况还是排除少数关系派的情况下,实际上绝大部分的实习工作机会都是通过熟人推荐、先容等方式才能获得。

其次,再谈谈律协考核的问题。实习律师需要经过一年的实习培训期,并不意味着实习律师获取律师执业资格证真的只需要一年时间,前文也谈到了律师行业务竞争比较激烈,在行业发展受限于整个司法、经济以及社会大环境的情形下,面对有限的”蛋糕“,大部分律师都在争抢存量的“蛋糕”。其中,部分地方律师协会制定的面试考核制度很难让人不产生怀疑,例如北京需要当地户口、上海需要当地居住证、深圳需要挂靠8-10个案件等等,虽说,大方向上没有跟上位法相冲突,也可以加强律师队伍的管理、提升律师执业水平,但是换个角度看,这些设置的前置条件无形中限制了律师数量的增长,不合理的延长了实习律师的实习期,比如户口转入、居住证的办理顺利的话也要两个月至半年的时间。这个也体现在办事程序上,比如实习律师在挂证期间不能抓换律所,否则需要重新计算实习期;实习律师需要参加为期一个月左右的课程培训,而参加课程培训的名额有限,实习律师需要提前向律协申请,如果没有申请上,则意味着延至下一期培训,这段时间可能间隔三个月左右;再比如面试考核的申请,只有在笔试考核通过、实习资料符合相关规定的情形下,才有资格向律协申请面试,而面试考核的名额则更加有限,需要排队2-6个月以上,好不容易进入了面试考核名单,又要面对面试考官这个难关,掌握实习律师生死大权的面试考官为地方律师队伍中遴选而来,大部分律师作为同业竞争者,不可难免的存在间隙瓜葛,即使没有,面试考官也可能基于个人主观喜恶给出考核结果,因为,面试考核的指标实在是宽泛、主观,这赋予了面试考官过大的决定权。此外,大部分律协内部实习考核委员会都有定下通过率,意味着每期都有部分实习考生将面临考核不通过的厄运,而考核不通过的实习期须延长半年。所以,从实习期到执业,平均需要一年半至二年左右的时间。

最后,再谈谈实习律师的工作环境问题。实习律师与引导老师,名义上是学生与老师的关系,实际上,说实习律师是引导老师的”狗“都不为过。正如前面所说,实习律师获取实习的机会异常宝贵,实习律师中途转所则需要重新计算实习期,实习律师需要跟着老师挂满十个案例等等,这些严峻苛刻的不利条件,严重挤压了实习律师的生存空间,大幅度降低了其对职场环境的期待,这也进一步助涨了部分引导老师的嚣张气焰。引导老师公开斥责、辱骂实习律师的场景,在业内可以说是习以为常的事,因为双方的地位严重不平等,作为实习律师,你必须学会跟引导老师处理好关系,为老师创造更高的价值,否则,引导老师随时可以解雇你;随时可以将你晾在冷板凳上,不给你实习锻炼的机会;随时不在你申请考核材料上签字……可以说,引导老师有千万种方法至你于死地,只要他想。我就曾听说某律师在其实习助理临近实习期满的时候,直接予以解雇,虽说这只是少数极端案例,但可以说实习律师跟引导老师具有很强的人身依附关系,所以,在实习期间,你除了要完成老师交代的工作任务,还要兼顾老师私人秘书的职务,比如端茶倒水、接送老板、跑腿等工作,业内有个段子,就说请个司机需要七八千,请个过司考的实习生只需要两三千。想想前些年国内曝出的某西安高校教授将学生作为私人秘书使唤,以至学生自杀身亡的资讯,就不难理解了。

另外,现实中,由于女助理在社会中扮演的角色不同,没有买房、结婚、养家等压力,工作上更加忠诚,在性格上也比较温顺、细腻,哪怕是带出去接见客户也更能撑门面,这也导致大部分男律师更倾向于聘请女助理,然而由于行业性质的问题,律师大部分时间都在工作上,面临的压力也较大,出差机会较多,作为小跟班,你得时刻陪伴在引导老师身旁,时间一长,这种关系很容易催生引导老师和实习律师之间的不正当关系,比如某所曝出的,律所主任跟律所五个实习律师有染;某保洁阿姨凌晨碰见办公室不良画面……试想近些年高校教授与学生曝出的不正当关系就可以窥知一二了。

当然,从引导老师的角度来看,培养一名实习律师的确需要花费部分时间和精力,试想,自己辛辛苦苦种下的白菜,被别人挖走了是什么感觉?这种心情也能理解,经过长时间的成本投入,两人之间的工作节奏刚刚契合,本希望着你能够顶起一片天、替自己开疆拓土、分忧解难之际,不曾想,你直接拍屁股走路了,所以,这就是部分律师不愿意带实习律师的原因,也是他们想低成本留住实习律师的原因。

鉴于文章篇幅的原因,就不再赘述了,总之,每个行业都有每个行业的艰辛和工作生态吧,大家在感叹之余,能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在自己有能力的前提下,再想办法改变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