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实故事之——和网络的那些大事

爷几个插的花

据说今年是直播的元年,疫情造就了一个能把猪都吹飞的风口,行行色色的人加入了直播的大军中,貌似这个世界的人,不是在直播,就是在被直播。各路直播人及直播平台发疯一样抢占被直播人的流量和时间,让我这个曾经爱追风的人好一阵无所适从。静下心自省吾身数日后,我毅然停下了脚步。

记得自己第一笔网购是在2008年的,那会儿还没有支付宝,购物网站叫得出名的仅有某宝。网购需要到银行柜台存钱,尾数需要精确到分,备注必须注明淘宝账号,订单编号……总之,特复杂。

不错,就是在这么复杂的程序下,我开启了自己的败家史。当第一件货物寄到企业,我的同事们得知它是网购来的以后,大家像看稀奇一样来看我拍的衣服,对衣服和我的行为评论不止,大致思想是:衣服不值那个价,我的胆子有点大,人也有点傻。

因为他们觉得给素未蒙面的商家先汇款后发货,一旦对方不发货了,只能找鬼去。而且去柜台汇款的时间都可以逛好几家店了,如果商品不满意,不能退换,是变相浪费。

也不知道当时我是怎么想的,或许就是年轻,对新事物充满好奇的心驱使的吧。那以后不久,某淘开始飞速发展,那几年里,我的身边陆续有朋友同时做到了好几家店的皇冠。我乐此不疲地网购也带动了身边很多的亲友,他们从开始反对到观望到行动,最终和我一样走上了不归路。

微信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我没去考证过,但是我的微信是在2011年注册的,那时候大部分的人还在Qq里流连,我也不例外,我注册的微信多是处于坐冷板凳的状态。突然有一天,有一个叫朋友圈的地方开始卖面膜了,接着有人天天月入过万了,识商机的大咖们牢牢地抓住了微商红利期,搅混了朋友圈的同时,也赚回来了豪车、豪宅、豪人生……在那几个思考人生的深夜里,我觉得自己又错过了好几个亿的商机。

接下来的是头条,当我关注“淼哥故事会”和“邱医生说”时,他们还不是网红,粉丝刚过万。淼哥还在潜心打造他的公众号,邱大妈天天在调侃女粉丝。因为觉得他们接地气,内容也有挺价值,所以每天刷他们的主页成了我的日常。有一天,淼哥吆喝“头条红利期”来了,我表示看不懂,我只安心地做他们的粉丝。果然,一年不到的时间,这两位的粉丝突破了四百万,那些跟我一样刷他们头条的粉丝有好一部分成长为了“青云计划优秀编辑”。

大咖都在前面一边吆喝一边带路了,我也没跟上,什么新思路,新媒体,新营销,我统统属于“被”的地位,无不说明我就是一扶不上墙的烂泥。有了这个觉悟以后,后来崛起的小视频,我简直可以称得上刀枪不入。

比如“抖音”,我的一个学生在两年前就拥有了近三万的粉丝,他那会儿还不到七周岁。据说里面的世界很精彩,所以搞得他学习成绩漂浮不定,作业应付,写字乱画,我苦口婆心地教育引导,他依然不能自拔,因此,我对小视频有了芥蒂。后来又了解到那些大号多是有团队的,以此还衍生了一个新的职业:专门为小视频写脚本的写手。我自然而然想起老媒体人白岩松说的那句话:“一个新事物要立足,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套住受众,让受众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去围观它、消费它。”

我的圈子里有好几个美女对抖音非常痴迷,据说一天不刷三小时魂都是飘的。她们对抖音达人的梦想更是锲而不舍,即使没有团队没有技术,仍然每天坚持更新数条,露脸又露腿,晒完幸福晒寂寞,好不励志。

再想想自己,闲赋在家,终日无所事事,别说第二职业,连第一职业都拋到九霄云外了,即便如此,也没有动过和抖音有关的念头。唯独厚着脸皮挑着灯码几个酸溜溜的假文字聊以自慰。

我想我是老了,对新事物的参与热情锐减,对时间的给予越来越吝啬,好像看几分钟编剧们精心制作的小视频就会要了我的命一般;看资讯时刷到几个广告就会有被抢劫的感觉。

…………

还是在十大正规网站好,让人心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