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倒扑咸菜(二)

题记:大家都是背着倒扑咸菜走出来的山里娃。


小学毕业,大家这些深山里的孩子开始往山外走,第一站,便是镇上的初中。大家是幸运的一代,每到关键时刻就遇上教育大改革,比如小学毕业的时候巧遇九年义务教育全面实行,全班的小伙伴都得到了去镇上上初中的机会。

昔日拉扯在山沟底下的求学队伍,从此从山底拉到了山尖最终去了更远的他乡。伴着喜悦和期待,大家背着当时最时兴的牛仔大背包,成群结队地跋山涉水去数公里外的镇上继续学业。

鼓鼓的背包里,除了一周所需的口粮和少得可怜的几本作业,还有一大瓶炒得香喷喷的倒扑咸菜。

大家都是周日吃罢午饭才返校,在周日的中午前后,各家的妈妈或奶奶就开始忙着给大家准备在校一周的必须品。不可或缺的倒扑咸菜早早地从倒扑坛里抓了出来被切得稀碎稀碎的躺在砧板上等待开始它的下一程,烧得青烟缭绕的自产菜油或猪板油正准备迎接它们的大驾。刺啦一声,他们在油锅里激情相拥,咸菜的陈香在油锅里抵达巅峰,伴着脂肪独特的香味满村乱串窜。东家的西家的你家的我家的,相互交融在一起,汇成了一曲勾人胃肠的咸菜交响曲。

待咸菜被炒到金黄,再铲起来盛在一个大盘子里,放凉后装瓶封盖,最后用塑料袋层层包裹后,妈妈们小心翼翼地把一瓶子沁着爱和期盼的咸菜放进了背包里。这一大瓶油爆倒扑咸菜,将是大家五天半的下饭菜。

大家一到寝室,就迫不及待地掏出自家的宝贝炒咸菜,品尝大会开始:你尝尝我的,我尝尝她的,一边吃一边分享周末的趣事,东拉西扯地调侃互损,没心没肺地嬉笑打闹,那份唇齿留香的开心和满足,胜过余生吃过的任何一顿大餐。

咸菜很咸,好吃的咸菜也惹人垂涎。有同学总觉得“饭菜都是隔锅香”,忍不住要贪吃别的同学的下饭菜,以致于味蕾抗议。怎么办?赶紧喝几大口白开水缓一缓,然后接着馋食,即使被大家取笑,她还会厚着脸皮再夹叉一团塞进自己的嘴里夸张地嚼着,得意地扮鬼脸。

贫穷的年少时代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两个多小时负重走山路的疲惫、告别亲人的不舍,在一阵分享倒扑咸菜的嬉笑说闹中被冲到九霄云外。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