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六年邻里情(九)

招待完我岳父家的满月客后,我在单位接到了农村老家大嫂子打来的电话,跟我商量什么时间过来。

为了不用请假,我告诉她们,就在下个星期天。

星期六晚上,我跟妻子已经定好了明天的菜饭,早早休息。

第二天,我俩吃完早餐后,我赶紧到附近的东升农贸市场,买了几斤猪肉和一些蔬菜,又买了点儿水果。

上午十点半多钟,我正在家里做中午饭的准备工作时,突然从窗外听到欧姨和几个嫂子搭讪的声音。

”你们是来给小孙下奶的吧!”

“是的。”几个嫂子异口同声地回答。

“赶紧屋里坐。”欧姨帮我往屋里让几个嫂子和弟媳。

我轻轻地推开门,把她们让进屋里。

她们一进屋,看见我儿子正在睡觉,怕把他吵醒,妯娌几个小声慢气地压低嗓门,攀谈起来。

为了下午早点回农村,不到一刻功夫,大嫂子和二嫂子主动承担起了做饭做菜任务,其余几个坐在屋子里陪我爱人唠嗑。

煤炉子和液化气灶都在公用走廊里,煤炉火来的慢,只能用来做饭,烧开水。而液化气来的快,主要用它来炒菜,主食和副食齐头并进,不到一个小时,饭菜都做好了。

那时,由于没有高铁和高速公路,蔬菜绝大部分是当地贮藏的,长江以南的蔬菜几乎没有。像蒜台、卷心菜、菠菜和胡萝卜等青菜,都是从山东贩运过来的。

因为来的人都是家里人,所以吃的好赖,咸点儿,淡点儿,她们也没有什么可挑的,大家两口子也就不用客气。

那天中午,连凉带热,一共准备了八菜一汤。

白菜片炒木耳,炖干豆腐,酸菜粉,西红柿炒鸡蛋,肉炒蒜台,烩猪肘子,炖带鱼和香肠拼花生米,外加菠菜甩秀汤。

我和爱人陪着她们一起吃饭,这是妯娌六个第一次在大家家团聚。

屋子虽小,丝毫没有影响到妯娌几个其乐融融的和谐气氛。

在当时,除了我老弟没有结婚外,大家哥六个的下代已有四个男孩子和五个女孩子。

我儿子在我父亲的孙子中排行老四,而现在,他们兄弟已达七人,姐妹七人。在兄弟姐妹十四人中,最小的,是我老弟的儿子沈志,今年即将从大连医科大学毕业。

一家生子,众亲送福。这是中华民族传统中极其重要的一个礼节。

在提倡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的时代,不论男孩女孩,作为在城市里工作的人来说,独苗已成为当今世界中中国独有的社会现象,成为半个世纪中国人的独一无二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