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来归途

文/二条甜

过年没回家,等父母都不在家了,我回去算什么归途?

树木快速地向后掠去,美景抓不住,归心似箭的人,途中的风景皆是背景。

迎着太阳走,这夏日的光芒实在刺眼,不得不将遮阳板放下。

我心里不再沸腾,不再有期待。亲人在的地方才是家啊!我的家,没有人!

路上的车不多,听着音乐、广播,浑浑噩噩的走了一路。在这个520的日子,我在路上,两旁的草木紧紧围绕着我,快乐悲伤随风去吧!

平凡的大家,为什么一别两宽,各生欢喜?我不解,却改变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