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先生,我邂逅了你的温暖


01

那是居家隔离的第7天,此时整个国家都按下了暂停键。

偏那天我失眠了整晚,8点我还在睁着眼睛看天花板。“叮叮叮”微信的提示音响起,拿起手机,一个陌生的男士加我好友。

并没有看添加方式,机械的点上“添加”。

还好,是位哈尔滨人,怎么说都是黑龙江的老乡。我随意翻看他的朋友圈,东北的大雪天,雪地里打滚,松花江边的落日,新年与家人团聚的祥和,对小孩子的宠爱,他应该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更没有朋友圈三天可见,减少陌生和距离感,倒是又增进几分亲切。于是,我忍不住对这个陌生人产生了好奇。

大家相约下楼小区里晒太阳,我打量身边这位先生一眼。他三十岁左右的年纪,邻家男孩的相貌,略显清瘦的脸庞皮肤微白;而那件白色羽绒服洗的洁净,没有一丝污痕,让人看着十分舒服。

他先开口问我是哪里人,互相先容彼此后,我顺口道,你的羽绒服清洗的好白啊,一看就是一个爱干净的人。

他立即咧嘴笑说:“我这个人那,衣服脏了一点都不行,马上就要洗,好多人都说我太爱干净。”口吻中透着小小的得意。

02

其实我并不太习惯跟陌生人攀谈,但不知为了什么,那个中午,我像是被某些东西感染——或者是干净的白色衣服,或者是老乡间的亲切,再或者飘进鼻孔的淡淡男士香水味,以及他说话声音的浑厚;也许,还有对他微信朋友圈小女孩的喜爱......突然令我有了与他攀谈的愿望,于是我笑着问他,朋友圈的小女孩很可爱,是你的女儿吗?

他脸上洋溢着慈爱的笑容,他说,是他的外甥女,他姐姐家的孩子。

又说明道,她姐姐带着孩子在娘家生活,姐夫也在北京工作。他很喜欢外甥女,经常和小朋友视频聊天,开心的时候会聊上几个小时。

你这样孤僻的人,竟然会喜欢小朋友!我再次笑起来。

他也笑,他好像一直都在笑。小时候他就离开爸妈去城里打工,自己照顾自己。姐姐结婚以后,有了孩子,他很喜欢姐姐的孩子。

他的口吻里再次流露出对外甥女喜爱的得意。然后一边散步一边说道,我外甥女也很喜欢舅舅,我经常给她买零食,陪她一起玩,下雪的时候还带她出去打雪仗。不骗你,这个好像就是我自己的孩子一样。

我相信。

我真的相信,我能够想得到他们一家人在一起的其乐融融,那种他陪着外甥女在一起吃着好吃的,外甥女不时往舅舅嘴里塞着薯片,那种一餐一饭里最寻常、也最真实的天伦之乐。

那是触手可得的人生的真正的幸福。

03

他说你还别不信,看我整天感觉没什么正事,但是我是最孝敬父母的人,对家里的亲人特别好。

我点点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信了他的话。

我可以想象,在东北冰冷的夜晚,他正在厨房帮妈妈做饭,他那机灵可爱的外甥女在旁边垂涎的样子,一边跟他说,舅舅要做的好吃点。

他可能也希翼自己有个安稳幸福的家庭,有爱他的妻子,他在厨房为他深爱的人做一锅热饭,他的妻子或许坐在客厅沙发上煲着温情的电视剧,或许手里捧着一本书在那安静的看着。

他们的家不会太豪华,但一定足够温馨。

那些细碎而真实的幸福,自然而然流淌在他们之间,胜过这世上的很多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