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前先写一篇有感而发的碎碎念

一个小时前,我脱下脚上的拖鞋拍死了一只蟑螂,清理蟑螂尸体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一些话,现在想记录下来:

害怕能怎么样呢?害怕就不用生活了吗?该来的还是要来,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就像你明明很害怕,却还是要鼓起勇气去打小强,打完以后还得颤抖着收拾小强的尸体。

你一直以为自己身后有人,其实你身后空无一人,唯一一直支撑你的,是那仅剩的一丝勇气。

蟑螂、虫子、老鼠……凡是会动的动物我都害怕触碰,因为害怕,我戒了吃鱼吃活虾的习惯。

还记得好久之前我有写过一篇文章,叫《晚上剁鱼时,菜刀不小心砍到我的脚》。当时是夸张地幻想了一个遭遇,其实我没有砍到自己的脚,但是却真的从此再不敢吃鱼。因为我不敢洗,不敢切。

就是这样一个胆小的我,现在变得越来越勇敢。


下午在企业的时候坐在位置上哭了一会儿,不知道为什么眼泪跟不要钱似的直接就掉了下来。我赶忙抽出纸巾擦,可是却越擦越多。

无奈,我只好躲进厕所痛痛快快哭了一小会儿才止住。

有些眼泪是莫名其妙地流的,有些委屈是莫名其妙地有的,有些人是莫名其妙地走的。

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时间对,地点对,人也对,可是放在一块儿之后就变成什么也不对了。

脑子很混乱,同事说:“别怕,明天大家三个人一起去唱歌,去聚大家的散伙饭。”开始听这话的时候我是乐呵乐呵地笑着的,可是听着听着却不敢再笑了。

有些人,好像才刚熟悉,却马上就要分开了。有些情感,好像才刚培养出来,却马上就要被时间冲掉了。

有人说人生就是一辆长途车,是从初始站开到终点站的过程。一路上总有人上车也有人下车,但始终不会有人陪自己从初始站坐到终点站。

有人来,有人走;有人聚,有人散;有人笑,有人哭;有人在原地招手,有人转身不回头。


发现自己年纪越大情绪越多,矫情的,念旧的,恋情的,唯一没有的就是狠心的。

挺不喜欢这样的自己,活得越来越理智。我常常想,如果在一开始二十出头的年纪,遇上一个合适的人,稀里糊涂地和他结婚。或许我现在过得日子也不错,起码有老公,有小孩,有自己的家。

起码哭了有人递纸巾,起码笑了有人跟着笑,起码遇见事情不用咬咬牙,说:再撑一撑!

看,再撑一撑!可是万一有一天我撑不住了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

昨天手足无措的我和雍善先生聊了个把小时,先生说你别一个人闷着,找时间找机会出去玩,出去吃,只要把这段时间熬过去就好了。

事后我找鱼哥,问他什么时候开始报名游学,我说我想出去走走。

鱼哥是夜里一点多回我的消息,我看见了,没有回,因为害怕打扰他休息。所以信息是今天早上七点多回的。至于游学名额,到时候我会努力争取的。


人生得意须尽欢,人生落寞会反弹。只有经历过了最痛苦的,往后也什么能比这个更痛苦了。

我知道这样的日子只能自己一个人承受,我也知道时间一定会带走不好的,带来我想要的。该来的都会来,该走的也会走,都会过去的,都会变好的。

好好坚强着吧!加油!三千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