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拐女人复仇路29

地面依旧是湿漉漉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温热的潮气。

来电响了很久,向磊才鼓起勇气将电话接下。

“妈...”

“磊磊,妈不舒服。”周晓兰在电话里剧烈的咳嗦了起来。

闻声,向磊连忙将电话挂了,找了个就近的地方根据周晓兰描述的症状买了药。

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她的出租屋门口。

“妈,开门啊,妈...”向磊敲门,但是门却迟迟不见开。

以往都是周晓兰到家里来找他,作为一个儿子,他还是第一次到出租屋来看周晓兰。

想到这,向磊心里有几分愧疚。

楼下的邻居看了一眼,议论道。

“没想到她还有个儿子...”

“真是造孽。”

几句话说的向磊有些面红耳赤,继续敲门,没想到很快的门就开了。

“儿子!”周晓兰将向磊一把往屋里拉,语气急促,“你怎么来的这么早....”

向磊看了一眼屋子里,原来是有客人,“不是你让我快点过来的吗。”

“这是给你买的药,你刚才不是说你不舒服,怎么现在...”向磊话还没说完,只感觉有个身影出现在他的身后捂着他的口鼻,很快的便没了意识。

周晓兰看见向磊在她面前被迷晕,有些不忍心,“这个药会不会对身体有什么危害?!”“不会。”蔡明明看了周晓兰一眼,“接下来的就看你了。”

周晓兰点头,眼看着叶紫就要嫁给向海城了,她是绝对不会让他们如愿的。

吴欣桐得知了叶漫病危的消息,趁着周六一大早的到了医院。

她刻意掌握了时间避开不相关的人,只想静静的过来跟叶漫说说话。

“虽然你挺可恶的,但现在这个样子也算是你的报应了。”

叶漫眼皮沉沉的看着她,冷笑,“你也是来看我的笑话?”

“随你怎么想。”吴欣桐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见她目光深邃,叶漫才想起周晓兰对她说的话。

所有人都知道了她和张洪的那点事,也知道她和张洪是什么关系,只有她被蒙在鼓里。

估计大家都把她当个笑话,觉得她可笑极了。

吴欣桐总共没说几句话,最后看着叶漫要睡了,拿着包转身离开。

她不打算呆过长的时间,就是为了避开叶紫跟向海城。

却在出来的时候撞个正着。

几天前她喝醉了酒在两人面前丢脸的事,至今想起来吴欣桐都觉得尴尬到了极点,也只有喝多了才能做出那种事。

她无视向海城跟叶紫,打算绕过他们离开。

“欣桐..”叶紫上前拉着吴欣桐的手。

“上次的事,你心里一定觉得我很不要脸吧?”吴欣桐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你们俩是不是背地里没少笑我?”

向海城打算转身离开。

“跑什么跑?”吴欣桐看穿向海城的意图,直接拦了上去。

向海城这个男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太明了。

爱一个人是真的爱,不爱一个人的时候是真的冷漠。

那种冷漠可以侵入人的骨髓,将其冻得发裂。

就像他对周晓兰那样。

向海城正想说话,叶紫走到了吴欣桐面前,朝着向海城使了个眼神。

他眸色淡淡的看着吴欣桐,什么话也没有说。

倒是吴欣桐没忍住哭了起来,分开的时间越久,她越是察觉到自己爱向海城到底有多深,尽管向海城已经快跟叶紫结婚了,但她也忍不住想把话说清楚。

“叶紫,大家是不是朋友?”吴欣桐带着哭腔看着她。

叶紫点头。

“让我跟他单独说说话好不好?”

吴欣桐的要求,她能拒绝吗,自然是不能的。

向海城的神色一时间有些错愕,看着叶紫转身座到了边上的椅子上,不悦填满了心窝。

就这么把他扔给吴欣桐了,这么轻而易举的把他扔给吴欣桐了。

吴欣桐不停地哭,不停地擦眼泪,向海城就在边上看着。

抽出手里的最后一张纸巾,“最后一张了。”他提醒道。

吴欣桐的委屈顿时变成了怒火,猛地一脚踹在向海城的膝盖上。

他疼的咬牙,没让自己发出半点声音。

“你爱过我没有?”吴欣桐直接蹲在了地上,想到向海城对叶紫的那些温柔体贴,心里跟刀割一样。

“爱过。”

“你胡说,分手之后我看你一点难过也没有,这么快就喜欢上了叶紫。”

他没有反驳半句,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眼底平静得如同沉睡的大海。

“你知不知道,我哭了多少回,我为了你哭了多少回,我心里放不下你,我说的都是气话...我说分手就分手,你不知道挽留吗?”

“向海城,你就是个渣男,是我瞎了狗眼,是我看错了你,我最不该的就是喜欢上你...呜呜呜...混蛋...你就是个混蛋...”

吴欣桐一直哭,向海城站在边上,不为所动。

许久,当四下一片宁静的时候,向海城才开口,“我再去买包湿巾。”

“你...你给我回来...”

吴欣桐已经哭得有些头晕,分不清东南西北。

但她此刻也差不多从百感交集的情绪中走了出来。

向海城上前将她扶起来,“这是我跟叶紫结婚的请帖,本来早就要给你,但她怕刺激你。”

吴欣桐满脸惊愕,“现在就不怕刺激我了吗。”她一手掐在向海城的胳膊上。

向海城闭着眼挺了过去,“怕也没用,怕也要给你。”

吴欣桐被他逗得有些想笑。

自己究竟是怎么把向海城给弄丢了。

她接过请帖拿在手里,手指划过烫金的字体,自嘲的笑了笑,“你老实告诉我,我跟你分手后你哭过没有?”

“你们女人都这么喜欢钻牛角尖吗。”

“问什么你就说什么,没问你你就闭嘴。”吴欣桐咬牙道。

“没有。”向海城说着就转身离开。

忽而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转身看了吴欣桐一眼,目光淡淡的,“我骗你的。”

那又如何,已经不重要的,不是吗。

吴欣桐就这么看着向海城离开,看着他的背影越来越远。

这个人,终归是不再属于她了。

看着叶紫坐在椅子上安安静静的,向海城有些气恼,正打算上前跟她好好理论一番,接到临时打来的一个电话。

“绑架信?”向海城眉头微蹙,带着叶紫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家。

向磊被绑架了,要想让向磊平安,就把叶紫装进皮箱里到指定的地点换人。

一回到家,蒋素芬的一耳光就狠狠地扇在叶紫的脸上,“你这个女人是真的克夫,施法都驱散不了你身上的克夫命!”

又是冲着叶紫来的。

眼下关键是救出向磊,叶紫也没跟蒋素芬计较,连忙将向海城拽了回来朝着向海城使眼神。

向海城欲言又止,叶紫是对的。

寄来的就是一封很简短的信,叶紫觉得这副场景有些似曾相识。

蒋素芬叹气,“你到底得罪谁了,你快说呀,别连累了我孙子呀!”

叶紫,你要再敢靠近向海城,我就放火烧死你一家。

叶紫,你要再敢靠近向海城,我就放火烧死你一家。

叶紫猛地站了起来,她终于想起来了。

“海城,之前我也收到过这样的一封恐吓信。”

叶紫将自己收到的恐吓信从头到尾说了出来。

她所说的这一切矛头均指向一个人。

在那个时候,能给她寄恐吓信的,除了周晓兰以外,没有别人了。

蒋素芬听得云里雾里的,“不可能,你别胡说八道的,磊磊是晓兰生的,再怎么样都不可能。”

“妈,你还记不记得晓兰差点将磊磊掐死?”

就在发生火灾不久后,在医院里,众目睽睽之下。

听着窃听器里面传来的声音,周晓兰被吓得懵了。“完了,他们已经知道是我了,我完了!”她猛地站了起来。

趁着跟蒋素芬见面,她偷偷将窃听器放在了蒋素芬买菜的包里。

她知道蒋素芬向来爱把自己买菜的包放在茶几下面,所以只要是在客厅的声音,她这边都能听见。

这招,还是之前跟叶漫学的。

向磊这时也被周晓兰的声音吵醒了,他脑袋晕乎乎的,察觉到自己全身被绑得恨死。

“怎么办,已经怀疑到我的头上来了...”

周晓兰说话的声音夹杂着窃听器里传来的声音相当刺耳。

让人提神醒脑。

“妈,你这是在做什么?”向磊目光深邃,盯着周晓兰看。

向磊直接开始大叫了起来。

“救命!”

“绑架了,救命!”

周晓兰回头将向磊的嘴巴捂着,“你疯了呀,想害你妈呀。”

声音放的很小,生怕被什么人给听见了。

半个小时后向海城独自一人出现在周晓兰的出租房。

“磊磊在哪?”一进屋向海城便开始到处找,叶紫跟在向海城的边上。

两人一起在屋子里寻找向磊的踪迹。

怕周晓兰对叶紫意图不轨,向海城紧紧地抓着叶紫的手。

“向海城,你干什么?”

“磊磊呢?”向海城看到周晓兰那张理直气壮地脸,愣是没忍住,一巴掌甩了过去。

叶紫连忙将向海城抱住,“别冲动,找人要紧!”

屋子就这么大,根本没法藏人,向海城咬牙切齿,“周晓兰....”他的脚已经踢了过去,要不是周晓兰在地上滚了一下,这一脚就踢在她的身上了。

向海城一旦动起真格,周晓兰根本就不敢惹他,尤其是现在的向海城,根本就不爱她的向海城。

叶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神冷淡的看着周晓兰,“你以为跟蔡明明合作,她就能真的帮你吗?”

周晓兰眼神中透露着几分诧异,叶紫是怎么知道蔡明明的事....

“你知道蔡明明是谁吗?”叶紫直勾勾的看着周晓兰。

叶紫也是这几天才突然间想起,难怪一直觉得蔡明明很眼熟,搞了半天,蔡明明就是当年被张洪买通的那个前台。

“叶紫?你怎么现在才来?看你热的满头大汗的,喝口水吧。”

“呐,那边就是你约的人,张先生等你很久了。”

喝了那杯水之后,一觉醒来她就被卖到山沟里了。

之前她一直觉得自己忽略了整件事当中的某个人,近来才渐渐的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忽略了什么。

暗处的,才是最可怕的。

正要和向海城一起走,周晓兰突然间瞪大了眼睛,眼泪顿时掉了下来,“等等....”

叶紫这话正好提醒了她,她怎么就能保证将向磊交给蔡明明,蔡明明就一定不会伤害向磊。

之前蔡明明借着帮张洪从叶漫手里将孩子抢过来,让张洪跑去向海城家里点燃了一把大火,最后张洪尽管是做了,她还是杀了张可可将其灭口。

一系列事件联想起来,周晓兰的手有些发抖。

她听从蔡明明的教唆去杀了刘芬陷害叶紫,她永远都是在配合着做。

她知道的仅仅是蔡明明一切都在针对着叶紫,却不知道蔡明明为什么针对叶紫。

对这个女人,她真的是一无所知。

“完了,完了...”周晓兰的手跟着发抖,“海城,海城....”

她直接腿一软跪了下来。

向海城眉头微蹙。

“磊磊...磊磊可能有危险...”周晓兰哆嗦着说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带着周晓兰,几人一同到了警局。 她将自己和蔡明明的那点事全部都供了出来,除了她杀刘芬的事,其他的她全部都说了。 为...
    五颜故事阅读 98评论 0赞 0
  • 纱布一点一点的拆了下来,露出里面愈合的皮肤。 虽已愈合,却也恢复不了以往的状态。 烧伤遍布整只胳膊,叶紫看得心惊胆...
    五颜故事阅读 156评论 0赞 0
  • 叶紫抬手,正打算敲门,却发现门根本没有关。 屋子里黑漆漆的一片,借着窗外的月色,隐约能够看到屋里大概的情形。 叶紫...
    五颜故事阅读 113评论 0赞 0
  • 叶漫尸体被雨洗的很干净,随着担架的到来而不见踪影。 雨一直没有停下,地面的血水渐渐地被冲得很淡很淡,直到再也看不见...
    五颜故事阅读 135评论 0赞 0
  • 车上,叶紫一言不发。 感染性肺炎引发败血症,送来时心率已经不高了....抢救过程中伴随呼吸窘迫现象。 你们家长都是...
    五颜故事阅读 392评论 2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