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伺候母亲

从去年腊月二十八开始,母亲有几分钟突然失语,后又恢复正常。家人不放心,送到医院。打点滴,吃药,各种检查,加紧治疗。

但从那以后,一天不如一天,最后身体一面不能动弹。我和大哥,侄子,轮流照顾。总想让母亲恢复以前的状态。

农家小院,院中恬静心不静!
上街给母亲买吃的。

但医生说:“你母亲都已经八十二了,身体各处器官都老化,恢复正常可能性很小。”我一听,心凉半截。

去年腊月,还能正常行走,说话。现在,不会说话,不能行走。只能在炕上一趟,一切都是儿女伺候。

伺候母亲,累苦不怕,只是着急,恨不得母亲一时恢复正常,能走能吃能说话。

着急上火,我的血压有点高,牙痛,牙龈肿了。

我给老公打电话:“赶紧给我买药送来,我得赶紧调理身体,好有力气伺候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