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1: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凌晨两点。

夜色阑珊,温热的风席卷而来,夹杂着几分夏日的聒噪。

树荫中的小甲虫不安的到处乱飞,与黑夜缠绕着,激烈着。

莫知衡的身影跃然在茫茫夜色中,远远的便能闻到一阵酒气,他却不觉得自己醉了,徐徐的让身旁的人离开,徒步向前。

即使是好几次快要摔倒了,他也毅然保持着行走的姿势,缓缓点上一根烟。

顾依然的电话不停的打过来,他挂掉,又挂掉。

铃声实在响得烦人,伸手便按下了接听键。

“安全措施做好了吗,别染上些不干不净的病回来。”顾依然的声音徐徐而来。

“放心,要染上了也第一个传染给你。”

对方将了电话捏紧又松开,“我答应了离婚就一定会信守承诺,字我会签的,但你必须把朵儿给我。”

“跟着你这样的贱女人,长大了像你怎么办?”

顾依然湿了眼眶,面不改色的笑笑,用力说道,“你……”

“你没资格跟我谈条件。”

他眉头微敛,险些被脚边的垃圾绊倒,没来由的闷哼一声。

“做多了坏事,见鬼了?”月光映照着顾依然憔悴的脸颊,原本闪烁的目光变得深沉了些。

她以为之前的误会可以抛开,生了孩子后就可以换来他的怜悯,却没想到他恨她极致,连她生的孩子都不想多看一眼。

甚至还利用孩子来胁迫她离婚。

脚边踢到的东西不像是垃圾,无论是触感,还是硬度;眼皮跳动,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鬼使神差的蹲下,将踢到的那层包裹打开。

莫女儿被杀的血腥的画面,他这辈子都忘不了。

jing局,顾依然狠狠地掐着莫知衡的脖子,几近癫狂,如果眼神可以sha人,她要将他千刀万剐,将他的皮剥下来。

“你沉着点,坐下,先坐下。”赵安安无奈的看着顾依然失魂的样子,下意识的看了莫知衡一眼。

他始终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淡淡的坐在那,配合着警察的询问。

两人的感情,赵安安是见证者。

高中的时候正值情窦初开,顾依然脸皮之厚无人能及,注意到莫知衡这个理科少年之后,她就天天跟在她屁股后面打转。

她热情可爱,他冷漠无常。

顾依然粘着他,像块甩不掉的牛皮糖,直到莫知衡出国。

回国之后,他的身旁有了一个不知道从哪杀出来的苏雅薇。

顾依然忘记了自己在夜晚究竟流了多少泪,才劝自己将他放下。

而这时命运却跟她开起了玩笑。

一次醉酒醒来,她发现自己竟然和莫知衡发生了关系,恰好还被狗仔拍到登上了头条。

她说明,莫知衡不听,说她不要脸,骂她贱。

后来莫知衡得知,苏雅薇就在那晚出了事,在国外被人侮辱拍了照。

他气得发疯,而顾家为得到莫家这个经济靠山,又在此刻使了绊子,想方设法的逼迫莫知衡娶了顾依然。

他假装点头,却在婚后大肆报复,将她和顾家一网打尽。

也曾爱得如炽阳般热烈,持续之久早已燃烧殆尽,万念俱灰。

顾依然摊坐了下来,“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结婚三年,女儿是她唯一的牵绊,眼下女儿也没了,像是回到婚前那般一无所有。

顾依然眼窝深陷,忽然就笑了起来,“si了也好,大家之间就没有任何牵绊了,以后你也不用防着我,莫知衡,我会看着你,看着你被剥皮抽筋……”

赵安安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悲痛,拉着她的手,“依然,你沉着一点,他,他没有作案的动机!”

赵安安已经调查过了。

婴儿死亡时间大约在三个小时前,也就是凌晨十一点附近。

凌晨十一点的时候,莫知衡正在江城某大型娱乐场所流连。

“昨晚是你讲婴儿抱走的?”jing察问道。

莫知衡点头,沉着的叙述昨晚的经过。

大概八点附近,莫知衡忽然闯进顾依然所住的小区,将莫朵儿从顾依然手里带走,一路将孩子送进了自己所住的别墅交给母亲周群,之后他便开车去了娱乐场所应酬。

他想和顾依然离婚,所以提前一步将孩子从顾依然手里带走,但他没有想到孩子会在周群的手中被人shasi。

“你亲手把莫朵儿交给了你母亲周群,人,是不是她sha的?”

莫知衡气定神闲,没有因此而乱了阵脚,犹豫片刻,“不清楚。”

周群正睡得熟,被电话吵醒。

是jng局打的电话,吓得周群瞌睡都醒了。

jing察说,关于莫朵儿被sha的事要跟她确认情况。

确认情况?周群有些费解。

“jing察同志,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孙女就在我边上,有什么情况需要确认的?”

周群下意识起身看了一眼摇篮,发现摇篮里没人的那一刻,她的脑子顿时空了。

很快的她就被带到了jing局。

“你跟顾依然不合,连她生的孩子也讨厌,就在顾依然的楼下将孩子sha了,故意刺激她?”

“不是这样的!”周群咬牙切齿,吓得哆嗦,但她却说明不出个所以然。

用求救的目光看了莫知衡一眼,他并未搭理。

“那你拿什么证明莫朵儿不是你sha的?”

“也许是有人趁我睡着了把她抱走……”

周如今住的是江城郊区的独栋别墅,别墅的监控显示莫知衡走了后没有任何人来过。

只有别墅的房主,也就是她本人才有权限对监控做手脚。

周群难慌了,向莫知衡求救。

“知衡,妈虽然讨厌顾依然,但,但不会冲自己的孙女下手的!朵儿是我的孙女!”

莫知衡看着周群,眉色暗了几分。

周群不满意顾依然这个儿媳妇,在江城是人尽皆知的事,顾依然怀孕的时候她就要让她打胎,后来她执意生了孩子,周群连个电话都没打,还让人将顾依然的账户冻结了。

坐月子的时候,顾依然若不是靠着好友的接济,险些就si在了屋里。

“你们信我呀,这回真不是我做的!”

周群苦着脸,看大家的眼神,她怕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片刻,她灵机一动,“苏雅薇!苏雅薇!这个孩子si了她得利最大!”

周群叫了出声。

“苏雅薇跟我说过,她讨厌顾依然生的孩子,她说她本是正妻,没必要当后妈!”周群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连忙洗清自己的嫌疑。

“她没有这样的手段。”

无论发生什么事,无论矛头是不是直直的指向苏雅薇,莫知衡都会第一时间站在苏雅薇那边替她辩解。

为了苏雅薇,他似乎可以跟全世界为敌呀。

顾依然庆幸,庆幸自己对这个男人早已没了当年的感情,她强撑着让自己站了起来。

“我也怀疑是苏雅薇做的。”她微弱的说道。

“依然呀,这几天苏雅薇是不是去找过你,她跟你说了什么,你现在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来!”周群有些心急,她迫不及待的要‘嫌疑犯’将这个脏帽子甩掉。

顾依然目光斜视,暗暗地看了周群一眼,“那我就说了。”

周群不寒而栗,什么时候顾依然也会用这样的眼神看人,那眼神空洞而狰狞,好似一个黑洞可以将人吸进去粉身碎骨。

“周群和苏雅薇,都有sha害我孩子的嫌疑,她们都恨不得我si无葬身之地。”

一个新来的jing员准备说话,忽然对上了赵安安的眼神,利索的将话咽了回去。

“顾依然,你……”周群气的想打她,却又将手缩了回来。

顾依然嘴角微微扬起一抹清冷的笑容,在众人面前坐实婆媳矛盾,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她的这个好婆婆,稍有不对就打她耳光,面对采访时各种抹黑她。

为了让夫妻俩的感情更加恶化,故意设计她跟男人躺在一张床上,在媒体面前大张旗鼓的变戏精怒言家门不幸。

正因为有了这位好婆婆的照顾,她才有幸成为江城人尽皆知的破鞋。

她期待着,期待莫知衡有一天为她出头。

而这一天到现在也没来到。

“顾依然,别以为朵儿没了你就能胡说八道,我倒是小看你了,脏水都敢往我身上泼了?!”

顾依然若是一口咬定是她做的,今天她恐怕出不了这个门。

“妈,我也很想问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这些年你这么对我,你良心会不会痛?”顾依然抬手,用力的朝周群的脸上甩了一巴掌。

顾依然浑身无力,只能听到耳边断断续续的问答声,她的目光坚定了些,从悲伤中拉出了些许理智,定定的注视着面前的问答。

周群要还手,却被jing察按住。

“顾依然,你疯了,你敢打我,知衡,你瞧瞧这个疯女人!”

“莫知衡,你女儿si了,你要是个男人,就亲手将凶手绳之以法,否则……”顾依然闭上眼睛,脑中满是让他心惊肉跳的画面。

“否则我会让你悔恨来到这世上。”

她在赌他的最后一丝良知,可她终归是没有体力了……

伤害朵儿的凶手该si,那些伤害她的人,同样该si!

杀人凶手是谁?

关注公众号“我不装了”免费看下续内容

情感悬疑文,希翼大家能喜欢

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