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叵测,远离城府深的人!

昨天,我的二大伯哥和自己的妹夫打官司。因婆婆公公留下的二亩地,三间房。

我的公婆,在活着时由我家和小叔子家,我的大姑姐家三家奉养。二大伯哥并没有尽到赡养责任,有时对父母 说话还骂骂咧咧。

父母去世后,遗嘱由大姑姐家继承。大家另外两家没有继承权。我和小叔子家也没争夺,遵从老人的意愿。

这时,二大伯哥说:“家产不能落入外人(指大姑姐家)手中。”和大姑姐家打官司。

这时,大姑姐家拿出遗嘱,上面尽然写着“大家这些儿子全不孝,财产应该归闺女所有。”

远离尘世的喧嚣!
人心险恶,不如独处!

我的公婆不识字,写遗嘱由别人写,我的大姑姐活着时十分强势,我和小叔子家听她指挥,她想做什么,父母也不敢反驳,她说啥是啥。

我现在心里特别抑郁,赡养老人,本是义务,大家也已经尽到。大家不争财产,但出力了,钱花了,伺候了,不指着人家夸孝顺,但只求不落恶名。这小小的愿望也不让我满足,太悲催了。

亲人之间,为这不值钱的三间房子,二亩地,无所不用其极,真让我无语,大跌眼镜。他们城府真深啊。

我的大姑姐得癌症去世前,我家为她花了不少钱,我的爱人还领她四处求医看病。她死时,由于家穷,扎的纸张车马牛人的钱,也是我家掏的,我家对她这样好,她怎么忍心这样对我家。

还有我的二大伯哥,本没有赡养老人,却在诉状上写着,二位老人都是他赡养,家产理应归他家所有,别人没权继承,还找两个二货证明人。

真是笑话,天大的笑话。

以后,我远离人心叵测之人,尽管他们是亲姐热妹,亲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