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倒扑咸菜(三)

网络图片,与我表述的有些差距

题记:倒扑咸菜里,藏着大家纯纯的友谊。

上高中的时候,世界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同学们不再背米去食堂蒸饭了,大家都揣着人民币拿着碗筷去食堂买饭菜,很多同学的父母都去了外地打工挣现钱,种地的人越来越少,咸菜不再是每家必做的腌制品,于是,带咸菜的同学就更少了。也就从那会起,咸菜从曾经天天必吃的下饭菜,慢慢变成了回忆。

同室好友秋秋在返校时一如既往地还会带一瓶油爆倒扑咸菜,每周日一屋嘴馋的女孩子像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盼着秋秋出现在寝室门口,不为别的,就为了她背包里的那瓶让人垂涎的咸菜。

她家的咸菜与众不同。首先,主材不是青菜而是大头萝卜。其次,大头萝卜被她贤惠的妈妈切得极细,刀功之好丝毫不逊色于当下的切丝工具,仅那萝卜丝的品相,都能唤醒大家的味蕾。

尤其是色泽,简直是一绝:从外到内都是金黄金黄的,夹一筷子起来对着太阳仔细瞧,细细的丝还能透出光来。至于味道,咸中带着甘甜,香脆可口,一口气吃半瓶也停不下来,关键是吃这么多也不会口渴,连白开水都省了。

下饭菜出生的咸菜,被一帮青春美少女当成了零食,晚自习还没开始,瓶子就见底儿了。还好秋秋是个极慷慨的女孩,虽然她也钟爱那瓶妈妈牌咸菜很想独自享用,但是,看着大家吃得津津有味欲罢不能的样子,她也只好摆出一副家长的姿态满足地看着大家夸张地分食。

遗憾的是,成绩一般的秋秋为了给父母减轻负担,会考结束就步入了社会,渐渐与大家断了联系。在周日分食倒扑咸菜的重头戏从此成了永远的回忆。

之后的这些年,我每每想起咸菜,便会想起秋秋。只可惜,一别近二十载,音讯全无。

去年,大家终于在微信重逢,得知大家相距数千里,同为二宝妈之后,我打出了这几个字:“想吃阿姨扑的咸菜了!”

“哈哈……我也想,我也好多年没吃过我妈扑的咸菜了,她年纪大了,做不了啦,早就不做了。”

“对哟,一晃快二十年过去了,总觉得大家还小,阿姨还年轻,嘿嘿……”

“可不是吗?大家都到了该扑咸菜炒咸菜的年龄了,岁月如梭呀!”

“嗯,岁月如梭,念你如故……”

……



世界很小,小得只剩下回忆;世界很大,大得大家没底气说“再见”。

简短互动后,大家又投入了自己生活的战场,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