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之一恒远

? ? ? ? 要读书,读很多很多书。只有持续的思考才可能泯灭掉残余的低沉,颓靡。没有人喜欢把糜烂,颓唐当作生活的风向标。要与之对抗,像一个勇士一样。

? ? ? ? 直到有一天,她错乱翻看到宇森的动态。生活上的单调极致快让她忘却了他的存在。

? ? ? ? 她看到了无尽的诗歌,她看到了他笔下的锋芒锐利。

? ? ? ? 读过他的诗,每一首。热烈而深刻。带着眼泪。陌离不是一个理性的人,所以是哭着然后一首一首的抄写,A4纸。被淘汰的蓝色圆珠笔。

? ? ? ? 他写很多情诗,他说思念夺门而出。他是要嫁给图书馆的人。他爱它。是要牺牲名气,慷慨,和爱。牺牲——自我。最后走向灭亡。

? ? ? ? 原来他们是一样的。

? ? ? “所以不能摆脱这样的命运吗?陌离,就像爱,是人所共有的。还有——欲望……”

? ? ? ? 恒远试图用话语平稳她的情绪。

? ? ? “是上了枷锁的命运。你必须做出选择,也可能没有选择。是成瘾症。可能会很‘痛苦’,但极致的痛苦过后带来的快乐,那种快乐是无可比拟的……也可能一生贫困潦倒,饱受物质与精神的双重打击。可能是这样,我不知道。”

? ? ? “那你还要这样做吗?为了你所谓的写作的道路牺牲人的所有?甚至你的父母,亲情,你甚至不能给予他们一丁点——卑微的爱……”

? ? ? ? “够了,恒远,求求你别再继续了。我不想这样,我说了,我也做不了选择……”她颤抖的身躯甚至无法控制情绪的迸发,身子沿图书馆的外栏倚身而倒。

? ? ? ? 他继续穷追不舍地发问。

? ? ? “那宇森呢?难道你们要穷苦一辈子,整日以书洗面,不再相见吗?”

? ? ? “就像是有交集的两个圆。若不能两圆独立,则永远不能向前滚动,你不懂吗?

? ? ? ? 是,我不再期待爱情。因为我有爱人了,这是我爱的人的诗。他只不过余不出多余的时间给我。但是改不了的事实是:

? ? ? ? 他爱我。

? ? ? ? 想到总有一个人藏在心里,这秘密苦不堪言,却又幸福到死——这样的快乐是百万倍多,好过快乐。

? ? ? ? 我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耐心的等待。等待一个贫穷的衣衫褴褛的诗人。”

? ? ? “疯子。”他像仇视天桥下的流浪汉一样仇视陌离,愤怒的转身离去。

? ? ? ? 他再一次引起了陌离的轻微抑郁。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倚靠长栏掩面哭泣。身体的颤抖带动长栏的震动成为这夜空中最深层的声响。

? ? ? ? 她不是没有想过宇森。分别过后,陌离梦见过他四次,吻。离开。追求和——爱。 很多年后的长栏后刻着一行字,是否已锈迹斑斑。上面写道——

? ? ? ? 我没有想念你多久,却在梦里过后,缠绕我永久。走不出去就算了……

? ? ? ? 后来她在随笔中写道。

? ? ? “当我疲惫的双眼遮羞了感官,它又来给我硬生生的拉扯。像夕阳下那道暗亮色的光,像彩虹,总之是一切美好的东西。这种美好除去了物欲横生。让我无法自己。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