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至雪漫——报信

“从第四纪元175年一位杰出的绘图师绘制的天际省地图上来看,雪漫领在九大伯爵领中地形最平坦,另外天际省最宽的河流——雪河流经这里并几乎围着雪漫城一圈拐了个弯,雪漫城也因这条河而得名。加上雪漫领在整个天际省的南部,气候相对温和宜人。因为这些原因,雪漫领是天际省人口最多的一个伯爵领,领主巴尔古夫能力卓著,家族历史悠久,著名的祖先“独眼”奥拉夫曾经成为当时所有诺德人的国王。后来进入了帝国时期,独孤城因为方便的海运取代了雪漫城的政治地位,但对于天际省和帝都的陆上贸易交通而言,雪漫城还是必经之地。”

  伊索尔达和若达不久便聊的十分热络,进了城门之后两人并肩走在雪漫城宽阔的街道上,她就一直应若达的要求给他讲解自己家乡——雪漫领的风土人情。

  若达点着头,补充道:“那么海尔根得算得上是必经之地中的必经之地喽。幸好你比我先过海尔根几天,现在那里已经彻底不存在了。”

  伊索尔达大吃一惊,好半天后才问:“怎么可能?发生了什么?”

  “我知道这听起来像编的一样,一条龙摧毁了海尔根。当地的居民、卫戍帝国军团大多数应该都死了吧。我亲眼所见。”

  “可是龙——龙早在第一纪元之前就灭绝了呀,而且这些你刚才并没有给门口的卫兵说,为什么?”

  “我觉得不应该随便散布这样的恐怖消息,首先领主得确信自己做好了准备;另外,你也一样,现在没有人相信龙的存在。”

  伊索尔达低着头半晌不言语,看来天际省的形势注定是要雪上加霜了。她联想到自己的一车山羊乳奶酪,就她从小就耳濡目染形成的商业嗅觉来说,也许自己可以利用这个不久之后便会传遍全城的重磅消息,把这种能够长期贮存的食品价格炒到天上。

  若达代替了原来拉车的牦牛,把货车一直拉到了伊索尔达的家,并把货卸进地窖里面。然后他们一起打开尘封的大门,走进伊索尔达的祖宅里。若达左右看了看,空荡荡的大屋子里没有一丝人气。他问:“你这么年轻,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吗?”

  伊索尔达生起了壁炉,末种月晚上的雪漫城水也会结薄薄的一层,她坐在壁炉旁边,盯着壁炉里的火陷入沉思。“大家家世代都是做行商的,这在天际省是一个苦行当。暴风雪、剑齿虎、棕熊、巨人,碰上哪一样都是要命的。如果说这些是自然灾害的话,自从风暴斗篷叛军起义以来,各地卫兵对于村镇几乎就失控了。我从小以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强盗,更不用说瑞驰领的弃誓者……”

  说到这里,伊索尔达久久没有继续说。若达发现空旷的房间一下子陷入了死寂,气温也降低了几度。伊索尔达突然伏在膝盖上,双手捂着脸,瘦削的肩膀和指尖轻微的颤动着。

  若达轻轻的叹了口气,他立即就明白了发生在伊索尔达身上的那件不幸的事情。可是现在,在第四纪元201年末种月一个摇摇欲坠帝国里最偏远贫穷的省份里,又有谁家没有难念的经呢?

  “伊索尔达小姐,我还有紧急军情需要传递给领主大人,容我现在告辞。如果您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请您一定找我,我定会竭力帮您。”若达轻叹一口气站起来向门口走去。

  伊索尔达猛地站了起来,她柳叶般双眼中盈满了泪水,她低着头快步走过来紧紧抓住了若达的手,一滴冰冷的泪珠打在若达的虎口上。“真是抱歉……您是我的救命恩人,今晚我理应用蜜酒和羊腿来招待您,可是家里实在是什么也没有了。您至少今晚睡在我的房间里吧,我的床宽阔又暖和,一定比得上旅店里最好的房间。”

  若达紧握剑鞘的右手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起来,伊索尔达的眼泪冰得他心里发疼。他早已把伊索尔达当成朋友了,他感激她的好意,但自己这两天弄的自己浑身血污,住在别人家里完全是给她添麻烦。他不敢看伊索尔达的眼睛,也低着头说:“谢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等我安排下来,一定再来你家做客。”于是伊索尔达便把若达送到了门口。

  离开伊索尔达的家,若达沿着雪漫城主街向高处的城堡走去,下了一天的雨停了,城堡那边传来七下钟声,夕阳血红地挂在地平线上,天上大片细碎的云朵像是一堆血肉块。山顶龙霄宫已经点燃了城堡各处的角灯,它在几千盏油灯点缀下异常的金碧辉煌。若达担心天色过晚之后卫兵会阻拦他进入,干脆一路小跑到了龙霄宫大门前。门外执勤的卫兵见若达一身帝国士兵打扮,便估计他应该是个军团信使,任凭若达跑过城堡战备渠上的板桥。若达问卫兵:“我是溪木镇镇长派来的信使,你能领我去见领主大人吗?我有紧急情况汇报!”卫兵点了点头,把若达领进大门。

  若达一跨进门槛,眼睛就被强烈的烛光恍了一下眼睛,接着眼前的景象渐渐清晰起来。若达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只见门后是个教堂式极长极高的大厅,两侧各有八根柱子,屋顶用刷成洁白的橡木连接两侧柱子形成拱形梁。四周墙壁上挂着许多镀金大烛台,穹顶上挂着两盏水晶大吊盏,照的大厅内如白天一般。几个仆人穿着仿照帝国宫廷样式的锦绣制服,正在四处坐着添加灯油一类的杂事。

  卫兵把若达送进大门就返回了他的岗位,若达信步走向大厅彼端的镀金王座。此时王座却是空的,旁边站着一个穿着皮甲的中年女性黑暗精灵,她血红的双眼警惕的注视着若达,并且拔出腰间的佩剑冲着若达喊:“来人报上名号!我是领主的侍卫队长伊瑞莱斯,放下你的武器!”

  若达连忙解下佩剑扔在地上,取出身上携带的求援信双手递给伊瑞莱斯说:“溪木镇镇长阿尔沃派我来送信求援,我是海尔根的幸存者,奉命向领主汇报情况。”

  伊瑞莱斯接过信粗略的看了一眼完好的火漆,她看完后严肃的看着若达说:“你来得正好,领主现在亟需了解海尔根的第一手情报,跟我来。”

  她领着若达走进王座旁边的一扇角门,来到龙霄宫的餐厅,长条餐桌旁坐着巴尔古夫领主和他的家人们——伯爵夫人和一个男孩一个女孩,餐桌下首还坐着一个穿着连帽罩袍的法师和一个秃顶鼠目管家模样的人。若达一进来,他们马上停止了谈话,齐刷刷地看向若达。

  巴尔古夫领主是个身材魁梧、目光如炬的中年人,此时他棱角分明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愠怒。伊瑞莱斯走到领主旁边把信递了过去说:“这个人是海尔根的幸存者,他还带来了阿尔沃的信。”巴尔古夫拿过一把裁信刀打开漆封取出信件仔细看了看,眉头越皱越紧。他把信件送给了餐桌下首的管家,管家看完后又交给了法师。

  餐桌上的气氛死一般的沉寂,巴尔古夫环视众人,用他低沉威严的声音说:“现在领地内那些关于巨龙的目击报告得到了证实,从第一纪元以来龙还从来没有在天际出现过,所以大家恐怕面临史无前例的困难时期。”他转头问那个管家:“普罗万提斯,依靠大家的城墙能不能抵御一条龙?”

  普罗万提斯面露难色,伊瑞莱斯插嘴说:“大人,大家应当迅速派兵前往溪木镇,那条龙现在可能潜伏在山里,那里的百姓危在旦及。”

  普罗万提斯马上反驳道:“如果大家派兵驻守溪木镇,佛克瑞斯领主可能会把这看成是一次边界挑衅,大家现在的外交环境容不得出乱子。大家应该……”

  “够了!”巴尔古夫断喝一声,“既然我清楚的知道有一条龙在焚烧我的领地,屠虐我的子民,我绝不会袖手旁观!伊瑞莱斯,马上派遣一支卫兵分队到溪木镇去。”

  伊瑞莱斯抱拳行礼道:“遵命,大人。”她迅速离开了餐厅。

  普罗万提斯看上去有些尴尬,他对巴尔古夫行了个礼:“抱歉,大人。我还有工作要做。”

  “嗯,去吧。”普罗万提斯走后,巴尔古夫严肃的对若达说:“我希翼你能详细描述一下关于这条巨龙的一切信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很久很久以前,时间和空间的概念都不存在,阿努和帕多梅作为最初的两位大神出现在混沌虚空中,时间开始流淌,他们将光和暗...
    九饼饼阅读 48评论 1赞 0
  • “老师,我觉得上语文课很爽!”翟同学说,他身材高大,思维异常活跃,语文素养极高,我想他的感受是真实的,我同样...
    流水脉脉阅读 488评论 0赞 5
  • 儿子小新突然不小心溺水身亡了!秀梅的世界犹如坍塌般,2天下来,她不眠不休,颗粒不进,浮肿的眼睛,憔悴的面容,就像老...
    浮云201708阅读 149评论 4赞 3
  • 你在平铺的时间上规划着属于自己的生命背景,就像筑建一条没有尽头的巷子。你从生活里习来规矩、道理,凭着自己的想法将它...
    神思孰虑阅读 19评论 0赞 0
  • 博览群书 专业常识 使用肢体语言 哈哈大笑 表现得自信,从说话语气,表情,动作
    我的人生价值阅读 21评论 0赞 0